再读中文网 > 炼鬼修仙 > 第五百六十二章 小夏踪迹,遇到不少熟人

第五百六十二章 小夏踪迹,遇到不少熟人


  白虎星域?还公子哥?

  何林华听的是满头黑线,自己问的明明是小夏的消息,这厮在这儿扯这些没用干嘛!

  何林华皱着眉头说道:“我是问你,在哪里听到小夏的消息的!别的这些无关紧要的,就不用说了!”

  葛东文吓了一跳,连忙说道:“是!是!是!老奴知道了……老奴先前说了那些,只是想告诉主人。WwW、qВ⑤。coM//.老奴似乎就是在那个地方听到了‘小夏’这个称呼……似乎……似乎有人叫嚷着‘小夏?那个混蛋的贴身侍女?把她留着’之类的……”

  “哦?”何林华心头一惊——春和小夏都是自己的贴身侍女,这件事情知道的人,都是何林华这次带进来的人马。这个叫葛东文的,是刚刚凑巧闯了进来,才被何林华抓住,直接给使用御神术控制住的。他要是在之前听到有人这么说,那可就有问题了——

  难道是什么自己的仇人不成?

  不对啊!自己的仇人,又怎么可能会被派到这么个鬼地方来?

  何林华思忖着,而春则在一旁暗自着急,急切地看着何林华,只等着何林华开口,让她去找回自己的姐妹。

  春夏秋冬,当初的四胞胎姐妹,秋冬二人已经彻底死掉了。而小夏现在是她唯一的骨肉血清,她如何能不心急?

  “公子……”春有些心急地开口提醒。

  北宫燕也撅着嘴,说道:“林华哥哥,居然有人敢对我玄天宗的人下手?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姑息!依我看,咱们先去那什么地方看看。若是真的是小夏,就救回来;若不是小夏,那就随便喽!”北宫燕一直以来,都看春和小夏颇为不顺眼——毕竟,这两个所谓的贴身侍女,也是来跟自己分男人的嘛!不过,北宫燕就算是再怎么看不顺眼,这毕竟也是自己玄天宗的人。自己玄天宗的人,就算是要教训,也只能自己来,别人出手那叫什么事儿啊!

  要知道,北宫燕现在可是已经把自己当玄天宗的女主人来看待了——想想吧,刚才他自称的时候,已经是“我玄天宗”了。

  柔儿跟小夏处的不错,当初在海冥星的时候,她们两个就是最先认识的,并且小夏对她也颇为照顾。如果要是没有小夏的消息,柔儿自然也不会说什么,但是现在已经有了小夏的线索,她自然也不肯放过了:“师父,咱们还是先去看看到底是不是小夏姐姐吧……”

  “嗯……”何林华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先去……”说罢,何林华一瞄众人,又说道:“葛东?你来指路,带我们过去看看!小燕儿,天龙兄,你们两个就先在这里等等,我去去就回——”

  紧接着,何林华又传音道:“若是有什么危险,你们径自隐身离开就是。其他人的死活,不管也罢……”

  “啊!扔下我自己去啊!”北宫燕不满地撅嘴。

  秦天龙则拱了拱手,笑道:“那华子你注意安全。若是事不可为,不要逞强,且从长计议再说。”

  “好,我知道的。”何林华点了点头,又把苦林和阴魔蛊王留下来守着。只要这些人不是遇到大批的傀儡兽,安危上面是不用担心了。

  有着葛东文的指挥,何林华又让巨型龟载着葛东文,自己则坐在幽冥龙的背上,向着葛东文所指的方向冲去。

  葛东文自己是元婴期修士,而且实力也不显。他走一天一夜的路,还得小心翼翼,却着实算不上太远。何林华按照葛东文指的方向飞了有一个小时,等到了指定位置的时候才发现,葛东文所指的位置,居然是自己在前天才到过的地方!而且,何林华甚至还在这个地方稍微歇息了一下!

  “怎么会是这里?”何林华喃喃自语,声音微不可闻。

  而葛东文则恭恭敬敬地一指那片空地,说道:“主人,先前我就是在这里听到了那句话的情况,他们应该是已经离开了……”

  “离开?”何林华眯了眯眼,伸手一挥,两个散修招募台的修士出现,站在了何林华身侧。何林华伸手一指,让那两位修士立刻开始探查那里的情况。而春泽闭着眼睛,在周围感应了起来。

  片刻之后,春有些急迫地说道:“公子,奴婢刚刚感应到了小夏的气息。小夏,她确实在这里呆过。”

  “嗯!”何林华点了点头,那两位修士也返了回来。这二人中,有一人拥有中级的侦查技能,直接同何林华道:“公子,这里的人离开顶多十三个小时。根据推测,在这里呆过的修士数量大约在四十人到五十人之间。根据推测,他们应该是向着右前方角的位置离开了。小夏侍女,确实应该在这里出现过。我们在下面,发现了类似小夏侍女留下的标识……”

  “小夏留下的标识?”

  何林华呆了一下,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自己等人在第四层内游逛的时候,没有发现小夏,倒是小夏发现了自己等人留下的标识。随后,小夏便一路沿着标识追了过来,结果最后运气不好,被人给抓住了。紧接着,小夏又因为某些原因,被人给认了出来,那些人当中又正好有自己的一个仇人,所以小夏便被他们给绑着了……

  “你们两个去那边看看,是不是也有小夏留下来的标识!探明之后,立刻通过神识联系我!”何林华一声令下,那两人应了一声,立刻向着那个方向飞了过去——那个方向,却是何林华等人先前经过的路线。如果何林华的推测要是正确的话,他们两个应该能够在那个地方发现小夏留下来的标识!

  随后,何林华也不管这两个人,直接循着那个方向追了过去。

  约莫十几分钟后,那两名修士便通过神识同何林华联系了起来。何林华神识一动,将两名修士招了回来。一招一放间,两名修士又出现在了何林华的身前。何林华问道:“情况怎么样?”

  那两名修士连忙说道:“诚如公子所料,那一路过去,确实有着不少小夏侍女留下来的标识。”

  何林华应了一声,又让二人回去,随后才对春道:“小夏应该是发现了咱们留下来的标识,然后一路追来,结果正好被那批人伊遇到,才给抓起来的……”

  春的神色之中满是担忧,说道:“公子,请您一定要把小夏给救回来……”说罢,春又扭头看了一眼身后被一片食人花藤缠绕着的尘明。

  (尘明:你妹啊!看老子干球……)

  何林华点头道:“知道。只要我能追得上,小夏绝对会没事儿的。”

  又向前追了有小半个小时,何林华又把那名侦查技能的散修叫了出来,让他指着方向。约莫有飞了有五六分钟,春已经能够在神识这种感应到那一群人了。何林华胯下的幽冥龙更是跟何林华要了一把补血丹、补气丹,告诉了何林华小夏的情况——

  小夏现在很安全,只不过被众多修士监控着。那些修士似乎对小夏颇为忌惮,虽然看守着,但好像躲瘟疫似的,巴不得躲出老远。而在这一群人中,幽冥龙还发现了一个熟人,正是被秦天龙给斩断四肢,喂下了补魂丹的吴必淳!

  这家伙,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运气。被何林华、秦天龙给丢在了怪物堆里面,最后居然愣是没死,还给逃了出来!这他喵的,还真是有那么一丝诡异的……

  知道了有吴必淳,何林华当然也想明白了,小夏为什么会被留下了。不过,何林华想不明白的是,到底是谁认出了小夏,把小夏的身份给泄漏出来的?何林华可不认为这名号,是小夏自己给报出来的!好吧,就算是小夏亲自报出来的,吴必淳又怎么可能会知道自己是谁?秦天龙当初称呼自己的时候,仅仅只是叫了“华子”这个称呼罢了!要说能认出小夏,还能套出自己的人,肯定不会是那个“无比蠢”的家伙!

  神识之内已经能够感应到人,这也意味着,追起人来,算不得多困难了。

  不过一分钟的工夫,何林华等人便看到了那一群人。人数确实如同先前估算的一下,不过四五十人。这些人都是元婴期修士,而实力却各不相同。在这些人中间,何林华除了发现小夏和吴必淳之外,还发现了两个熟人,两个让何林华十分意外的熟人!这两个家伙!怎么可能会出现在绝望之塔里面?

  “云轻笑?这厮不给北宫无敌看大门儿,跑这儿来玩什么?难道是北宫无敌看他不顺眼,让他来的?”何林华皱着眉头思忖着,还打量着这群人中的其中一人,不可思议地说道,“还有他,宁如风!这家伙,明明是出窍期的修为才是,怎么才不到半年时间,实力不增反减,居然成了元婴期顶峰了?”

  看到了宁如风,何林华也了解到,吴必淳怎么会知道小夏与自己之间有关系了!

  想必,吴必淳与这宁如风相逢较早,又因为某些原因,很可能是在不经意地言语间,知道了二人共同的敌人何林华。宁如风对何林华可谓是恨之入骨,很有可能早就将何林华所有的资料都给调查了个一清二楚。而后,小夏一出现,就小夏与春出奇的相似这一条,也足以让宁如风断定,小夏与何林华之间一定有着某些联系!是以,小夏的身份就此暴露,被吴必淳拿住,很有可能是用来羞辱自己的……

  “他娘的!原来如此……”何林华眯了眯眼睛,说道,“春,葛东文,咱们慢慢地摸过去真是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到熟人呐!”

  春早就发现了小夏的情况,恨不得现在就冲过去,将小夏给救回来。不过,她又看小夏现在暂时安全,而何林华又没有让她去解救,也就此作罢了。至于葛东文,身为一个奴仆,听从主人的吩咐,那自然是毫无疑问的第一要务了。

  三人紧紧地跟在一群人身后,何林华发动金木斗篷,隐身了身形,稍微加快了一些速度,飞快地冲到了小夏的身前。然后何林华伸手一掌,将那个带着小夏飞速前进的修士给拍死,又顺带着一拉云轻笑,才下令道:“春,动手!别伤人!”

  “是!公子!”春神情一凛,神识一动,几乎就在瞬间,一整片的食人花藤突兀地出现,将那四五十人全部都给吞进了巨大的食人花藤中,无一逃脱。随后,小夏才反应了过来,惊喜地叫嚷道:“姐姐?是姐姐?公子?你们来救我了?!”

  “嗯!”何林华轻飘飘地落在了地上,看着一票被食人花藤困住的修士,问道,“小夏,有没有人欺负你?”

  “倒是没人欺负我,就是有两个家伙一直跟我说些污言秽语的,真是听着让人难受……”小夏伸手一指,很快地点出了几个人。这几个人,看样子应该算是这些人里面领头的人。里面除了吴必淳和宁如风外,还有两位公子哥。

  现在,所有的修士都在食人花藤中苦苦挣扎着,神色惊恐莫话说,他们不惊恐不行啊!全身上下的血肉正在源源不断地被这诡异的怪物吸噬而去,要说他们不怕,那才有鬼了!

  这些人里面,尤其感到恐惧的,无疑是吴必淳和宁如风二人了。

  吴必淳自然是记着,何林华带着他的一票手下,瞬间将他打倒,并且让秦天龙处置,最后被砍断四肢,然后灵力被困,留在原地的情形!他这次被人给救下,只能算是意外。他在整个吴家里面,地位算不上高,但在其他家族里面,却还是有着几个狐朋狗友的。何林华、秦天龙二人离开后不久,他的那位狐朋狗友正好到了,把他给救了下来。

  上次受制于何林华、秦天龙的耻辱,吴必淳一直铭记在心,而这断肢之恨,更是不用说了!他一直以来,都把自己上次被擒住,想成是何林华突然偷袭,他猝不及防,最后失手被擒!等到下次再见的时候,一定会使出各种手段,把何林华给擒住,狠狠地折磨!而这时候,小夏的出现,又让吴必淳想到了一种法子。把何林华擒住之后,当着何林华的面儿让一群人把他的贴身侍女给米了,那得多爽啊!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次他居然又被卑鄙无耻的何林华给“偷袭”了,并且受制于人!在这种情况之下,他的命运,几乎可想而知了!

  一想到自己还服用过补魂丹这种“有伤天和”的丹药,吴必淳就是冷汗直流——魂飞魄散啊!这种滋味儿,只要是个正常人就不想享受吧?

  至于宁如风,他的恐惧,更多的是来源于春!春当初以一个区区的元婴期修士,就连番挑战,杀掉了n个分神期的修士,那个情形,可是一直都在他的眼前浮现着啊!连番挑战,让毛青柠手下的诸多修士畏而不战,那是何其的威风?!一想到自己很有可能就要死在春的手下,他如何能不恐惧?

  要说对何林华,宁如风的心中,简直就是恨到了极点!将北宫燕抢走,破灭了他的北宫家女婿梦;让春迎战擂台,使得他们师徒丢尽了脸面;之后又怂恿北宫家族的众多势力打压,让他们师徒二人过的悲催至极,举步维艰;不少敌对势力的围攻,让他身受重伤,实力跌了一个境界;而最为可恶的,就是居然让那么多人合力逼迫,使他不得不放弃美好的生活,硬生生地被送入了绝望之塔内送死!

  这种仇恨,说是不共戴天,也可以的吧?现在在这里看到了何林华,他真是恨不得冲过来直接将何林华给搞死!

  “嗬嗬嗬……何……何公子……能不能拜托……先……先把我放开?”

  忽然之间,何林华听到自己身侧有人说话。他低头一看,却发现云轻笑正“嗬嗬”叫着,翻着白眼,一张脸变得煞白的,而自己的手,则稳稳当当地卡在了云轻笑的脖子上。何林华这才想起来,貌似刚才的时候,自己“救下”云轻笑时,手好巧不巧地正好卡在云轻笑的脖子上。

  要说换作平时,云轻笑也不至于因为被卡住脖子就这么狼狈。但是现在,云轻笑可是被人给封住了灵力的!严格地说起来,云轻笑现在只不过是体魄别普通人强上一些,但其他的一切却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儿了……

  何林华连忙松开了手,说道:“抱歉!抱歉!云公子,在下刚才没注意,让云公子受了不少的委屈……”

  好吧,不得不说,何林华又失误了——云轻笑现在原本连站立都很勉强了,何林华这一松手,云轻笑就直接摔倒在了好巧不巧,这里又正好是一处泥洼地,于是乎,云轻笑就变成了一个泥人儿……

  “咳咳……咳咳……”云轻笑捂着脖子咳嗽着,结结巴巴地说道,“何公子,你……你是不是特别喜欢看……看我狼狈的模……模样啊……”

  “这话怎么说?”何林华问道。

  云轻笑翻着白眼,顺了顺气,勉强做了起来,说道:“你明明可以直接解开我的灵力,为什么还要随手把我给扔到泥坑里面?”

  “呃……”何林华摸了摸鼻子,“我没想到。”

  说罢,何林华又连忙把云轻笑身上的灵力禁制给解开了。灵力禁制一解开,云轻笑顿时激灵了n多。灵力运转之下,浑身剩下瞬间变得干干净净地,向着何林华拱手一行礼道:“云轻笑,谢过何公子救命之恩!”

  “公子,公子……”小夏小声地问道,“这家伙你认识?”

  “嗯。”何林华点了点头,扭头问道,“怎么了?这家伙有什么不对?”

  “没什么不对的……”小夏说道,“就是这家伙在看见我后,一个劲儿的叫‘春’……”

  一个劲儿的叫(囧)春?何林华脸顿时黑了——你他喵的有木有搞错?!小夏可是老子的贴身侍女嗨!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自己的老婆!可是云轻笑这厮,居然敢在自己的老婆面前叫(囧)春,这他喵的简直就是对自己的蔑视啊!

  何林华又转念一想,这家伙第一次见面,就跟小燕儿老婆搭讪来着。一想到云轻笑叫(囧)春的声音,何林华浑身发麻。他娘的,难道这家伙真的在某些方面不正常不成?!

  何林华又扭头,看向了云轻笑,黑着脸问道:“云公子,刚才我的贴身侍女小夏说,你见了她以后就叫(囧)春?有没有这事儿?”

  “啊……确实有这事儿……”云轻笑倒也不含糊,直接答应了下来。正当何林华的脸色越变越黑的时候,云轻笑又紧接着说道:“她叫小夏?她跟您的另外一个侍女,那个叫(囧)春的实在是长得太像了,也难怪我会认错……她们两个应该是双胞胎吧?”

  “呃……”何林华愣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原来“叫‘春’”不是“叫(囧)春”啊!小夏嘴里面所谓的叫(囧)春,就是云轻笑把小夏误当成春,称呼上出了问题啊。

  于是,何林华无语地乜了一眼小夏,心想,你这小丫头,话也不知道说清楚一些,害得老子都误会鸟……

  白了小夏一眼后,何林华才顺口回答道:“她们两个不是双胞胎,是四胞胎姐妹来着……”

  “噢!原来如此……”云轻笑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然后又用一副“你懂的”眼神儿说道,“何公子还真是艳福无双啊!连这种分外难得的事情都能遇得到……”

  何林华还没回答呢,春已经带着葛东文施施然地从后面冲了过来,然后直接抱住了小夏,急切地问道:“小夏!你没事儿吧?这次可是担心死姐姐了……”

  “嗯,我没事儿!姐姐……”小夏答了一声。

  两姐妹拥抱在一起,一时之间,气氛温馨得很。

  云轻笑又在一旁点头道:“这位穿绿衣服的,才是那位叫(囧)春的侍女吧?那位红衣服的叫小夏,在下这次可是记住了。”

  瞬间,所有温馨的气氛全部消失不见。那一刻,春就如同是一颗可怜的小草似的,无助得很,掩面泪奔跑到一旁画圈圈去了……

  “咳咳……”何林华轻咳两声,顺口问道,“对了,云公子,你不是在服侍北宫无敌老祖宗吗?怎么跑到绝望之塔里面来了?”

  何林华一提这茬子,云轻笑立刻变得愁眉苦脸起来,叹息一声,说道:“别提了!我这次被人给阴了!”说着,云轻笑将这其中的因果都给一五一十的娓娓道来。

  原来,自从阿福引荐了云轻笑去给北宫无敌看大门儿、扫院子之后,云轻笑虽然看上去地位卑贱,但在整个北宫家族之内,却也勉强算得上是一号人物了——毕竟,整个北宫家族里面,能够在北宫无敌面前经常出现的人,可真是没有多少啊!

  与云轻笑一同“工作”的人,经过了与云轻笑间近半年时间的接触后,已经逐渐地从云轻笑平时的话语里面将云轻笑的底子全都给摸清楚了。再加上他们又同北宫家族内的一些派系之间有着不明不白的关系,让人核查了云轻笑的身份、地位后,云轻笑这个由阿福举荐,一个九级宗门天一门的太上长老后人的身份就给暴露了出来!

  要知道,能够进入北宫无敌的院子里面,哪怕就是做一个花匠什么的,都有无数北宫家族的人削尖了脑袋想往里面钻呢!甚至于不少的北宫家族嫡系子弟还想着能够进入北宫家族,同北宫无敌多多接触,以望一飞冲天什么的。但是现在,这个让无数北宫家族的人都眼红心动的位子,居然被一个来自低级文明的小垃圾给占据了,他们如何能够心服得了?

  自从云轻笑的身份彻底地暴露之后,和他一起的那些看大门儿的、扫院子的都不复以前那么拘谨,同他说话的时候随意了很多,很多时候还带着一股子阴阳怪气的,处处排挤,处处打压。云轻笑虽然心里面不满,但是因为这份儿“工作”实在是来之不易,所以也就咬牙忍了下来。

  但是就在一个月前,同云轻笑一同的那些人,忽然对云轻笑变得好了很多。处处恭敬,处处谄媚的,还请云轻笑一起喝花酒,一起夜宿天香楼什么的。云轻笑自然是受宠若惊,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的。不过在想到,很有可能是何林华去了一趟,给他站了站位,所以这些人才会变得如此后,也就随之自然了。结果,就在绝望之塔开启的那天,云轻笑又被一同的那些人一起喝花酒,最后喝的是酩酊大醉,等到醒过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在绝望之塔里面了……

  “呃……”听着云轻笑说完,何林华十分无语地翻了个白眼——这家伙,居然也是被人给设计,然后送到绝望之塔里面的……

  北宫无敌的按个小院子里面,居然都会有那么多的争斗,这还真是让人觉得分外的不可思议!

  不过转念一想,北宫无敌那里,毕竟是所有人目光汇聚之地,其中相互之间的侵轧什么的,在暗地里也应该少不到哪里去吧?何林华也算是玩过斗争的人,想当初在海冥星的时候,尘虚可是使了一些小手段,就把自己给彻底架空了呢!

  脑中胡思乱想着,何林华又顺口问了一句:“那……云公子,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云轻笑咬牙切齿道:“当然是出去了!想尽一切办法,也要从这绝望之塔内出去!他娘的!那些家伙,居然敢设计我……这次只要我能够或者回去,我一定将他们的所作所为全部禀告给管事,让管事给我一个公道!”

  云轻笑口中的管事,实际上就是北宫无敌身旁的贴心人,是阿福那一批人里面的管事人。那个人,绝对是整个北宫家族对北宫无敌最忠心的人。如果他要是知道,就在北宫无敌的小院子里面,还有人敢使这种手段对付人的话,那这些人是必死无疑,而这些人背后的某些人,也会因此倒霉了……

  何林华笑了笑,说道:“大丈夫恩怨分明,确实应该如此!到时候,如果云公子不介意的话,在下倒是可以去帮个小忙什么的——当然了,前提是咱们都能够活着出去……”

  “所以,何公子……”云轻笑瞬间从一个翩翩公子哥,变成了一副可怜巴巴地模样,泪眼滂沱地趴在地上,搂着何林华的一条大腿,“……人家势单力薄,一个人的话根本不可能冲出这绝望之塔。所以,人家以后就靠你了……”

  “我擦!”何林华被云轻笑那眼神儿给看的浑身发抖,就如同是大冷天的泼了一盆冷水似的——他娘的!这驴日的眼神儿简直……简直太*恶心了!你他娘的能不能更恶心一些啊?怎么能搞的跟一怨妇似的?老子又没有抛弃你!

  何林华一脚把云轻笑踢开,骂道:“滚!真他娘的恶心!”

  “嘿嘿嘿嘿……”云轻笑恬笑着贴了上来,继续娇滴滴地说道,“何公子,人家现在真的只能靠你了。绝望之塔里面,真的是太危险了。人家好不容易逃过那群怪物,却没有逃过这群人。结果被这群人抓住以后,这里面有个家伙还觊觎人家的男色,想要采了人家的菊花……”

  “嘶嘶……”何林华被云轻笑这一句一个“人家”的,说的更加的了——他娘的!菊花,菊你妹啊!就你这狗屁德行,那家伙怎么就没有采了你的菊花算了!我擦的……

  何林华又一脚把云轻笑踢开,指着云轻笑的鼻子骂道:“给我老实点儿!别再贴上来。要是再敢贴上来,老子绝对不会带着你一起的!”

  “啊!是是!”云轻笑立刻正常了,又恢复了一副公子哥的模样儿。

  “主人……”何林华还在回味着刚才的那股子恶心劲儿,葛东文又凑了上来,小心翼翼地对何林华说道,“主人,那个……”

  “什么事儿?”何林华刚被恶心了个够呛,说话都没副好语气的。

  葛东文吓了一跳,小声地说道:“公子,您能不能让春长老先把人给暂时放开……我的那位朋友也在里面,现在好像……好像已经快要不行了……”

  “嗯?”何林华扭头看了看空中——可不是嘛!经过了这一段时间,春的食人花藤可是在毫不客气地从这些人身上吸噬的血肉。短短的时间内,凡是处在食人花藤里面的,已经一个个都给变成了皮包骨头,可怜的要命啊!如果不是没有何林华的命令,春不想随意杀人的话,估计这些人现在都已经成了骨头架子,彻底陨灭了!

  “你的那位朋友是那个人?你自己去同春说一声,让她先把人给放下来。”何林华随口命令道——

  葛东文的那位朋友,何林华还是要放过,并且稍微救一下的。毕竟,小夏的消息能够传出来,全都是因为那人放了葛东文离开。不说别的,就是为了小夏,只要这人没有犯下什么不可饶恕的大错,就足够留他们一条命了。

  “谢过主人!谢过主人!”葛东文欢天喜地的道了谢,然后跑到了一旁,找到了依旧在画圈圈的春,把他的那位朋友先给放了下来。

  随后,何林华才又笑眯眯地看向了在空中舞来舞去的食人花藤,笑道:“无比蠢,宁如风,二位好久不见啊!尤其是宁如风公子,一段时日不见,宁公子的实力竟然会精进如斯,实在是让人难以相信啊……真是没有想到,二位对我的侍女,居然也这般关照!小夏这段时间,还要承蒙两位照顾了……”

  “刷”的一声,原本只露着脑袋的食人花藤,一下子将胸口都给露了出来。现在,这些在食人花藤里面的修士,一个个都被吸噬掉了全身上下大半的精血,一副皮包骨头的模样。而这其中,吴必淳、宁如风二人尤其的可怜。显然,应该是小夏同春打过招呼了的,受到了重点款待。

  “何……何公子,你……你放了我……我……我都是被人给怂……怂恿的,都是他!都是他!”吴必淳先前见识过了何林华的手段,又曾经有过被斩断四肢,随意地给扔下的前科,现在对何林华是恐惧无比啊!一想到现在自己还要面对这么一个恶魔,很有可能被这个恶魔给百般折磨,要说他心里面不怕,那绝对是假的!

  这不,刚刚被放开,能说话的时候,这人就连番求饶了。并且把所有的责任,都给推到了宁如风的身上。

  当然,如果他现在没有被擒拿住,何林华再给他一段时间准备的话。他只要能够拿得出自己储物戒指里面的那些宝贝,他必然又会是另外一番姿态了。

  “哼!好你个吴必淳!先前还说的信誓旦旦,恨不得要将何林华这厮碎尸万段!现在却又匆匆忙忙地改了口!算是老子认错了你!姓何的,今日落在了你的手里,老子无话可说!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宁如风显然要硬气的多——当然,这最主要的还是,他同何林华之间的恩怨,也实在是太大了,完全就是你死我活的那种!

  何林华将北宫燕夺走,然后当众打脸,还有之后的种种恩怨,已经让他与何林华之间的矛盾根本无从调和了!

  “呵呵呵呵……宁公子可真是硬气啊!”何林华眯着眼睛,笑了笑,说道,“我就喜欢同宁公子这种硬气的人说话了!跟你这种人说话,最有意思……像是吴必淳那种软骨头,老子连搭理都懒得搭理!”说罢,何林华下令道:“春,把宁公子放下来。”

  “是,公子。”春应了一声,将宁如风给放了下来。

  之后,何林华随意地摆了摆手,说道:“好了!宁公子请便吧……”

  “啊?”吴必淳见何林华居然真的就这样就要将宁如风给放走,彻底给呆住了——他娘的!这都怎么回事儿啊!自己在这儿求饶,何林华连搭理都懒得搭理。结果宁如风大骂了几句,何林华居然真的就要这样把宁如风给放走?

  吴必淳心中暗想,他若是早知道会有这种结果,刚才肯定也会毫不犹豫地破口大骂,硬气一下了。

  跟了何林华老长时间的春、小夏可绝对没有那种想法!她们两个对何林华非常了解,知道何林华绝对不会是那种面慈心善的人。现在放宁如风走?放人走是假的,玩猫捉老鼠的游戏,才是真的!

  宁如风被何林华放开后,兀自是硬气不已,大声叫嚷道:“哼!姓何的,老子不用你假惺惺的!老子早就已经说过,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你的这种施舍,老子不稀罕!”

  “呵呵呵……”何林华笑眯眯地说道,“宁公子果然是个硬气的人呐!我与宁公子之间,好像确实有那么几分恩怨……既然宁公子硬要让我处置,那我要是不做些什么,倒是看不起何公子了!你看这样如何?我这里有颗丹药,你吃下去以后,就此离开怎样?”

  一众修士看着何林华摸出来的那颗丹药,不少识货的人都已经开始倒抽冷气,小声道:“补魂丹?那是补魂丹?专门用来折磨人的丹药啊!”

  “这种丹药不是很少吗?听说正常死亡的话,并不会有什么痛苦,但若是魂飞魄散的那种死亡的话,死后补魂丹会硬生生地将已经破碎掉的魂魄凝聚在一起,时时刻刻忍受着魂飞魄散的痛苦,一个月后才会彻底消散……”

  “让人服下补魂丹?然后再杀掉?这人是何其歹毒……”

  “也不一定!要是真有这想法,直接让人强迫他吃下补魂丹也就是了,哪里用得着这么麻烦的?”

  “谁知道呢?或许这人就是在玩什么猫捉老鼠的把戏也不一定啊!”

  “对对对!先给人希望,然后再把人的希望打破!这比起一开始就杀掉,要更为残忍了……”

  最新全本:、、、、、、、、、、

看过《炼鬼修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