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炼鬼修仙 > 第五百六十九章 琦尔燕娜的踪迹,张好好、卦王和蚂蚁洞

第五百六十九章 琦尔燕娜的踪迹,张好好、卦王和蚂蚁洞


  火精灵琪琪说到这里,忽然停顿住了,就好像是为了故意吊人的胃口似的。

  “是什么啊!是不是土精灵芸芸留下的痕迹?”何林华急切地追问道。

  “……是一个土精灵留下来的……”琪琪“是”了老半天,终于说出了一句让何林华崩溃的话。

  “我擦!”丫丫个呸的!你搞不清楚就直接说搞不清楚不就得了?犯得着在这儿吊人胃口的?!

  何林华一翻白眼,伸手抓起了火精灵的翅膀,顺手扔到了一旁,惹的火精灵火气大盛,狠狠地朝着何林华抛了几个火球,然后才又颇为自恋地说道:“你那么激动干什么啊!人家的话还没说完呢!你可知道,这天地之间一共有多少像我一样聪明可爱、伶俐大方的精灵?”

  “谁知道啊……”何林华摇了摇头,认真地查看着那个精灵模样的痕迹,想从这里面看出一些什么来——其实,何林华现在心里面,已经基本上认定,这痕迹就是琦尔燕娜留下来的。能同玄难、玄谷她们四人呆在一起,而且还拥有土精灵,只有可能是琦尔燕娜了!只是他实在是搞不清楚,琦尔燕娜是什么时候进的绝望之塔!

  火精灵自顾自地说道:“告诉你,天地之间,漂流着各种各样的灵力和元素,这些元素里面,都会催生出一些智慧生物的,就像是我和琪琪一样。不过,这种智慧生物,一般来说都是很少出现的,要么就不出现,但是只要出现之后,天地之间只能够允许一个存在!所以,那个土精灵留下来的痕迹,基本上可以肯定,就是那个叫芸芸的……”

  “嗯……”何林华扭头,又丢给了火精灵一个白眼。

  这时,其他人也终于乘着巨型龟赶到了。何林华暂时平复了一下心情,心中暗自思索着。琦尔燕娜现在虽然只有出窍期的修为,但是实际上的战斗力,却并不比分神期差多少!尤其是何林华这次还留给了琦尔燕娜三块蕴含着三亿点土灵力的土灵石,再加上土精灵对土属性修士的能力加成和自己的战斗力,只要稍微小心一些,不被大堆怪物给围住了,应该没什么问题。

  现在,琦尔燕娜很有可能已经同玄难、玄谷她们会合到了一起,玄难、玄谷她们四人也会优先保护琦尔燕娜的安危。所以,只要她们四人不是遇到什么太大的兽群,安全问题至少是能够保证的。

  巨型龟一到,不少人都会何林华先前突然急匆匆地离开感到惊讶。当然了,他们惊讶归惊讶,却并没有几个人敢问出来。最后,还是犹自在震惊之中的秦天龙向着何林华一拱手,微微笑道:“华子,你这般着急,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何林华勉强笑了一下,说道:“刚才手下汇报,在这里发现了一个标识,很有可能是琦尔燕娜留下的,我便赶过来看了看。”

  “哦……原来如此。”秦天龙点了点头,从何林华脸上的表情,他已经可以看出,这个标识十有**真的是琦尔燕娜留下的了。不过,他还是关切地问了一句,“那……琦尔燕娜弟妹,也进了绝望之塔了?”

  何林华点了点头,苦笑道:“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十有**是进来了。”说罢,何林华又摇了摇头,无奈地甩手说道:“当初交代了她,让她就呆在玄天宗内等着。现在看来,她很可能是自己偷偷地进来了……”

  何林华话音一落,一道青色地影子忽然从左侧的方向飞了过来。那道身影飞到春的身侧停了下来,却是一只绿色的长蛇——当然了,只要是何林华的亲信都知道,这所谓的绿色的长蛇,实际上就是何林华留给春的那只青龙!

  青龙停下来后,立刻口吐人言,说道:“左侧约千里的位置,也有一处同样的痕迹!”

  “那真的是娜娜姐姐进来了……”北宫燕颇为担心地说道。

  何林华点了点头,眉目之间的担忧之色更加浓郁了。

  而秦天龙,现在则在呆呆地看着青鳞,极度地无语——他现在基本上可以肯定,这青鳞应该是一只神兽!他娘的!如果不是神兽,又怎么可能飞的那么快?

  苦林这时凑上前来,说道:“公子,依老奴所见,公子现在可以先带上一些人马,去将琦尔燕娜夫人接回来。绝望之塔内,危机重重,夫人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危险,公子还是尽早行事的好!”

  苦林这时说这话,自然也是有些私心的。既然跑去接琦尔燕娜了,同琦尔燕娜在一起的玄难、玄茗她们,自然也就能顺便给接回来了不是?当然了,如果要是没有出了这档子事儿的话,苦林这个提议,是百分之百不会提出来的……

  何林华眯了眯眼,随后点头道:“这样也好!无脑无心他们两个留下来保护这些人,苦林、春、阴魔蛊王、小龟龟陪我加速赶路,找娜娜去!”

  “等等!我也要去!”何林华话音刚刚落下,北宫燕立刻便叫嚷了起来,“人家也要去!娜娜她也进了绝望之塔了,人家有伴儿了,现在非得去把人接回来不可!”

  “你去干什么?净添乱!”何林华皱了皱眉头——北宫燕的添乱本事,那是这队人马里面数一数二的。

  北宫燕冷哼一声,说道:“反正我是要去!你要是不让我去,我就自己跟着去!反正我有小鸟鸟,还有隐身符,什么都不怕!而且,你的小龟龟也好,小影也好,甜甜也好,都没有我的小鸟鸟飞得快!你要是不让我去,小鸟鸟我绝对不给你!”

  “你这……”何林华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好好好!你也一起去!”

  “师父!师父!我也要一起去!”柔儿忽然也开口大叫道。

  “我晕!你怎么也要跟着去?你有什么理由啊!”何林华一翻白眼,瞪了柔儿一眼——北宫燕惹麻烦的本事,是数一数二的,但这柔儿比起北宫燕来,是只强不弱啊!不说别的,就她那“嗑呸”、“嗑呸”的嗑瓜子的声音,就惹得一大堆怪物跟着她转悠的!

  柔儿举手道:“人家比师父厉害一些,能帮上一些忙!还有,我这儿有好多瓜子儿,我给娜娜师母送瓜子去!”

  送瓜子?这算个狗屁的理由啊!

  何林华无语地拍了拍脑门儿,神识一动,无脑无心立刻出手,把柔儿的修为给封住了。然后,何林华把柔儿丢给了秦天龙,拱手道:“天龙兄,这里的事情就拜托你帮忙帮衬一下了!你们也不必赶路了,在这里歇息就是……”

  “好!华子请放心,我一定处理妥当了。”秦天龙拱手应承了下来。

  随后,何林华也不避讳什么,直接让春、苦林、阴魔蛊王他们化为魂体,附着在了自己身上。而他则抱起了北宫燕,飞身上了朱雀的背上,飞速地离开了。

  ……

  绝望之塔第四层。

  被何林华阴了一道的苦逼裴东林,现在又纠集起了一票人马。不过现在的这票人马,比起他先前的那票人马,可是要差太远了!绝望之塔这种鬼地方,呆的时间越长,被怪物围攻、袭击的可能性就越大!现在他纠集起来的这些人,有不少都被怪物袭击过,其中几个倒霉蛋更是缺胳膊少腿儿的!就裴东林现在新聚拢起来的这票人马,要是到了地球上行乞,估计都不用喊什么话,就一堆人给钱的!

  惨啊!简直是太惨了!这个没眼睛,那个没鼻子,还有一个没耳朵,有的连脸都少了半个,有的脑门儿上多个窟窿还能蓄水的……

  而现在,裴东林正摆着一副如沐春风的笑容,对他的这堆残疾人马说道:“诸位道友且放心!在下一定会竭尽全力,将诸位带出绝望之塔!”

  裴东林话音刚刚落下,便有一人畏畏缩缩地问道:“裴公子,这些都无所谓……那什么,您能不能告诉我们,咱们什么时候进入绝望之塔的下一层啊?”

  “下一层?”裴东林被问起了这个伤心的问题,嘴角不由得抽抽了两下——他喵的!你以为老子不想进下一层啊!老子现在恨不得马上就能进下一层,看看能不能想些法子,修复好那三只飞天金甲尸呢!裴家祖上传说,这绝望之塔内,很有可能存在的境界之光!他的这三只飞天金甲尸看上去实力受损的厉害,但若是能有境界之光辅助,裴东林再将一些修复材料拿出来的话,完全可以凭借境界之光,恢复飞天金甲尸的实力!

  不过,这进入下一层,必须得找到通往下一层的入口!绝望之塔内这么大,找一找这个入口,都把老子找的蛋疼了!

  裴东林心中暗骂,然后不经意地打量了一眼那名修士。只见那名修士只是一个元婴初期的修士,双腿已经没了,胸腹之处少了不少的肉看上去悲惨至极!这都是受伤之后,没有立刻疗伤修复,留下来的问题呐!这人这么着急地问了这么一个问题,不外乎是想借助着突破之力,将身体修复完整罢了!

  不过,你一个元婴初期的小垃圾,也好意思质问我这些?但是他转念一想,这位元婴期修士,似乎是他最新收拢的一批人马里面,跟着他时间最长的人之一,现在他要是不闻不问的,这岂不是要让手下的人寒心嘛!所以,裴东林还是决定,回答一下这位元婴期修士的问题。

  良好的修养,还是让裴东林摆出了一副如沐春风的笑容,微笑着说道:“这位道友,在下也想尽早进入下一层啊!不过,根据我裴家祖上典籍记载,想要进入下一层,一是要找到头顶上三座宝塔下的固定阶梯,登上塔顶后,自然会有传送门;这二来,就是要寻找游荡在绝望之塔内部的随即传送门!通过这些传送门后,也能够直接抵达下一层。所以,这位道友,你想修复躯体的想法我能理解,不过,这件事情,实在是急不来的……”

  “呃……”那位修士想说些什么,但好似又惧怕什么似的,欲言又止。

  裴东林一直立志于要在众多修士面前树立良好的形象。现在见那名修士似乎想说什么,立刻笑呵呵地问道:“这位道友,你可是还有什么建议不成?”

  那位修士说道:“这个……建议什么的,在下实在是不敢当!不过,在下就是从第三层进入第四层的,也知道一种法子,能够进入下一层来着……”

  “啊?”裴东林一听,好悬没有直接给气疯了——神马?你丫的有木有搞错?你就是从第三层进入第四层的,而且还知道一种进入第四层的法子?你他娘的跟了老子足足有五六天了吧?怎么不早说?!你要是早说了,老子现在哪里还在第四层里面晃荡啊!

  裴东林一瞪眼,问道:“你知道一种法子?!你怎么不早说!”

  那名修士畏畏缩缩地小声道:“那什么……你也没问我啊……”

  是啊!自己都没问,人家为什么要告诉自己?

  裴东林平复了一下心中的郁闷之气,然后又摆出了那副招牌式的笑容问道:“还请教了,这位道友,请问是什么法子,能否告知在下?”

  那名修士指了指裴东林的头顶,说道:“每个人头上那个宝塔,发亮的地方是显示楼层,楼层内又一条金线,只要那条金线抵达了下一层的时候,用神识与金线沟通,好像就可以开启宝塔试炼。只要通过宝塔试炼,就能传送到你说的那个塔顶,通过传送门,进入下一层……”

  裴东林抬头看了看自己头顶。头上有个宝塔的事情,他也是知道的。不过,根据祖上留下来的典籍,两万年前,似乎并没有一个这般稀奇古怪的宝塔。这次头上有了宝塔,裴东林也只以为是个摆设罢了,根本没想到还有这种作用!

  不过,裴东林此人虽然算不得多疑,但是现在那名修士告诉他的这件事情,他却不敢确信!万一这人要是给他下了个套子,他就这么老老实实地钻了进去,不幸丢了性命,岂不是亏死了?先前他轻信了一次何林华,搞的实力大损的事情,可是才过去没几天。现在他的放人之心,可不是一般的强啊!

  于是,裴东林目光复杂地看了那名修士一眼,才又说道:“你!和我签个主仆契约!”一直以来,裴东林对这种靠着主仆契约控制别人的法子,很是看不起。但是现在,他为了自己的安危,还是决定签个主仆契约,将眼前这人控制住!

  裴东林这话一出,周围的那些修士一个个都是颇为艳羡,看向那名修士,恨不得能够取而代之的!裴东林的身份,可是着实不低啊!他们要是能成为裴东林的偶从,以后站出去都算是个范儿的!

  “啊?这……这……”那名修士颇为犹豫,说道,“裴公子,这……我是有师父的人了,与你签订了主仆契约……”

  “怎么?同我签订个主仆契约,难道还会亏了你不成?!”裴东林恶狠狠地一瞪眼,然后傲然道,“我乃裴家嫡系子弟,家族之内老祖宗是白虎星域的大乘期修士之一,地位崇高,法力无边!你那师父,再厉害,难道还能比我裴家厉害不成?!哼!若是换作平时,你这种货色还想做我的仆从?做梦去吧!”裴东林顿了顿,又冷声问道:“你倒是签还是不签?”

  “签!我签!”那名修士哪里敢同裴东林硬撼?连忙点了点头,然后老老实实地签订了主仆契约。

  随后,裴东林便又下令道:“你,把你先前说过的那种法子,再说一遍!”

  那名修士被签订下了主仆契约,说的话里面,一旦有什么问题,裴东林就能从神识之中感应到。到时候,裴东林自然不会再傻兮兮地凑上去送死了!当然了,裴东林现在也可以强制调去那名修士的记忆,查看那所谓的办法。不过调看别人的记忆,从众多的记忆中寻找其中的零星内容,裴东林可没那闲工夫!

  那名修士明显没有欺骗裴东林的意思,还是照着原先的话说了一遍,裴东林没有从神识中感觉到什么异常,才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也温和了起来,微笑道:“好!好!原来还有这种法子!你干的不错!你这个仆从,我认下了!日后谁若是敢对你不敬,只管报我裴家的名头就是!”到现在,裴东林才算是认可了这个仆从的身份。

  “哎!哎!”那名修士连连点头,脸上的表情,好像是非常的无奈。

  裴东林也没有在意,又出声问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那名修士连忙回答道:“我……奴才叫段柳宁。”

  段柳宁!不错,这名修士,正是何林华的第二个徒弟,段柳宁!自从收下了这个徒弟之后,何林华就把他给扔到了一旁,不管不顾的进行着放羊式培养。平时段柳宁到底在干些什么,何林华也不在意,就这么放任自流。不过,这次一同进入绝望之塔,何林华倒是也没有忘了这个徒弟,也给带了进来。但是段柳宁的实力,实在是太差了些,只能进入第三层,与何林华不在同一层内,而何林华进入绝望之塔后,也就忘了还有这么一号徒弟了……

  而段柳宁的运气,说起来也算是不错。在第三层之内,他以逃窜为主,但手里面有着不少宝贝,也幸运地将那条金线能量给蓄满了!之后,他又非常幸运地神识与金线沟通了一下,然后就进入了一个试练塔楼之内,应对的是最简单的试炼,单挑击杀了三只金丹期境界的怪物后,就被传送到了塔顶,通过传送门,到了第四层。

  不过,他的好运气似乎到此为止了。进了第四层,他就悲催地遇到了好几只凶猛的怪物,落了个受伤逃窜的下场。好不容易逃了出来,又遇到了裴东林,被强留下当了小弟,而现在又被裴东林强行收为仆从!他这运气,在第四层里面,简直算是倒霉到了极点了!

  闲话不说。

  裴东林在问了段柳宁的名字后,便神识一动,同头顶上金塔上的金线沟通了一下。果然,他神识一动之下,金塔之上的光芒猛然间放大了不少,随后,一座塔楼出现在了浮空之中,底部的黑洞幽深,不断地散发着向内吸噬的力量。同时,一条金色的台阶从空中蔓延而下,停在了裴东林的脚下!

  裴东林看到这般异象,也不由得激动了少许,他又扭头看向了段柳宁,问道:“段柳宁,这里可是直接上去就行?”

  段柳宁点了点头,回答道:“不错!确实是直接上去就行。到了顶部,塔楼下方的黑洞会将人吸噬进去,就会开始试炼了。不过,奴才先前只是一人进去过,不知道这么多人是否也可以进去……”

  裴东林扭头看了看身后——可不是嘛!现在他的身后,开始跟着不少的残兵呢!这可不是自谦,这是实打实的残兵,差不多全都残疾着呢!要不要带这些人一起上去试试?可是万一要是不行,浪费了这次机会怎么办?

  裴东林犹豫了片刻,但最后还是一咬牙,心中暗想,不就是浪费一次机会嘛!如果要是这次不行,大不了重头再来!

  想到这里,裴东林一咬牙,大手一挥道:“所有人,都陪我进去!”

  “是!”那些残疾修士也都点了点头。

  一行人通过阶梯,到了顶部,然后一同进入了黑洞的吸噬范围之内。片刻之后,黑洞之内的吸噬之力猛然间增大不少,所有人都觉得身体一颤,仿佛就要马上被吸进去似的!

  一想到自己只要通过第四层,进入第五层,裴东林的心里面就是一阵激荡。他不由得又想起了何林华,恨恨地大吼道:“何林华,你给老子等着!等到老子再见到你的时候,定然要让你死无葬生之地!”

  听着裴东林的怒吼声,段柳宁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亲娘咧!有木有搞错?何林华可是自家师父的名讳啊!听这厮的意思,他似乎跟自家师父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老子不会那么悲催,正好被卷进去吧?

  段柳宁迷迷糊糊中,被黑洞的吸噬之力吸了进去,消失不见了。

  ……

  “啊呜!啊呜!好无聊!好无聊啊!”一个胖胖地家伙,颇为无聊地蹲在地上,看着地面上的几个小孔。几只勤劳的蚂蚁,正从这几个小孔里面进进出出,他一手下去,按死了一只蚂蚁,然后又打了一个哈欠。

  “张好好,闭上嘴巴,或者小声一些,夫人正在休息!要是再敢随便出声,小心你的嘴!”一道女声,轻飘飘地在那个胖子的耳旁响起。

  那胖子吓了一跳,连忙回头看了看,只见一名女修正好也看着他,瞪着眼。那胖子吓了一跳,好悬没有哭出来,连忙缩了缩脖子,又扭转头了——是的,没错,这胖子就是张好好!张好好这厮晕血醒来后,卦王那一堆烂肉终于也勉强恢复了几分人样儿,琦尔燕娜便又带着玄难她们四处游荡了起来,留下了不少的痕迹。

  当然了,张好好这厮的实力,也是有了一定的突破的,现在是出窍中期!只不过,他与卦王二人通过的试炼,实在是“与众不同”,没有经过那个专门的境界之光罢了——是啊!想想吧,就他们两个是被空中的宝塔追着砸的,当然是与众不同了……

  “卦王你个老混蛋!给老子小心一点儿,要不然打死你!”张好好被人给骂了,心情很不爽,于是乎,心情不爽的人便扭头朝着地位更加低下的人发威风,发泄郁闷之气——当然,他这次不敢出声,而是直接神识传音了。

  “我擦!你妹啊!老子招你惹你了?你被人骂,管老子屁事儿啊!”卦王遭了无妄之灾,郁闷地回骂了一句——当然了,这老家伙也是神识传音。

  “靠!打你还需要理由吗?看看你长那磕碜样儿,谁见了你要是不打你一顿,都对不起自家的十八代祖宗!”张好好又骂了一句,同时扭头看了看就在他身旁不远处的卦王。卦王现在正被气得要命,气鼓鼓地瞪着张好好,大有一副“你丫再说一句,老子跟你拼命”的架势。张好好也回瞪了一眼,问道,“老东西,看什么看?再这么看老子,老子现在就修理你!给老子滚远一点儿!偷看老子观察蚂蚁窝,你无聊不无聊?”

  丫丫个呸的!到底是谁无聊啊?你丫都去观察蚂蚁生活去了,还说老子无聊?

  卦王气愤地一扭头,就想要走开,结果走了没几步,便感觉到身后的一股子巨大的吸扯力,直接给扯回了张好好的身旁……

  是的!没错!就是这坑爹的限制!自从进了绝望之塔后,他同张好好之间的距离,根本就没有超过十米远!一旦超过十米,二人之中总会又一个自动被扯到另外一人身旁!

  “卦王老杂碎!跟你说了离老子远点儿,你怎么又跑老子跟前儿来了?”张好好大声地喝骂道。

  卦王一翻白眼,叫道:“你以为老子愿意啊!老子要是能离你远一点儿,哪怕回头就死去,老子也乐意!”

  “回头就死,你舍得吗?你不惦记你家娃娃了?”张好好问了一声,问完之后,忽然沉吟,又说道,“怪了!这可真怪了!我怎么一想起你家娃娃,就想起我第二十八房小妾的大屁股了?”

  “滚你丫的!”卦王气得都快脑出血了——他喵的!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老子的闺女,跟你第二十八房小妾的大屁股有个屁的关系?

  张好好一瞪眼,说道:“你还敢骂我?信不信老子扁你?”

  卦王扭头看了一眼守在琦尔燕娜身周的玄难、玄茗等四人,轻哼一声道:“你扁我?你有本事你就扁我啊!来啊!来啊!”

  张好好也回头看了一眼玄难等人,又怂了,挥了挥拳头,叫道:“你丫的给老子记住!回头老子再教训你!”

  说罢,张好好指了指蚂蚁洞,说道:“你给老子滚开一点儿,老子要玩蚂蚁,谢绝围观!”

  卦王回顶了一句,说道:“怎么地了?老子就不离开!难道就准你丫的玩蚂蚁不成?老子也要玩!”

  “滚!”

  “滚!”

  两个人对骂了一句,然后又一同挥了挥拳头,但没有一个敢动手的。

  之后,张好好又伸手从地上抓起来一只蚂蚁,一下子捏死。捏死以后,张好好惧怕地闭着眼睛,把手在地上搓了搓,才又说道:“老子敢捏蚂蚁,你敢吗?”

  卦王敢吗?他当然不敢了!现在虽然有着幸运符保护着,他各方面都比以前强了很多,但杀生这种大事儿,他是绝对不敢干的。一个不小心,造下了杀孽,回头N道雷劫下来,能把他给劈成灰了!

  不过,卦王却毫不示弱地伸手在一个蚂蚁洞上扣了扣,开始刨洞,然后把小小的蚂蚁洞越刨洞越大,然后得意洋洋地说道:“你捏死一只蚂蚁算什么啊!看看老子我,老子我把蚂蚁洞都刨了,让这些蚂蚁以后无家可归,一个比一个惨!哼!”

  “哟呵!”张好好一瞪眼,说道,“看你那架势,好像就你会刨蚂蚁洞似的!老子也会!”

  说话间,张好好伸手一动,便刨开了一个蚂蚁洞。

  卦王瞪眼道:“你学我干什么啊!”

  “谁学你了?”张好好回瞪了回去,说道,“你难道没发现吗?老子刨洞的姿势跟你不一样!哥哥我比你帅气多了!”

  “你你你……”卦王指着张好好的鼻子,最后怄气道,“老子比你刨的快!”

  说话间,卦王动作飞快,刨了一个蚂蚁洞。

  “谁说你比我快了?老子比你快!”张好好不甘示弱,立刻也刨了一个蚂蚁洞。

  紧接着,这附近所有的蚂蚁洞,算是全都遭了秧了,一个个都被张好好、卦王给刨开了。这架势,就好像是这些蚂蚁刨了他们两家的祖坟似的!两个人刚开始的时候,动静儿还算是小,没有惊动他人。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二人的动静儿越来越大了。终于,休息中的琦尔燕娜感觉到了一些不对,睁眼问道:“这两个混球又怎么了?”

  玄难看了看正在跳过来、跳过去刨蚂蚁洞的两个人,微笑着回答道:“回夫人的话,他们两个又较上劲儿了,现在在刨蚂蚁洞——不过,今天的动静,比起以往来,要小很多了。”

  “哦……”琦尔燕娜皱了皱眉,忽然又问道,“你们有没有觉得周围有些不正常?”

  玄难神识感应了一下,点了点头,说道:“似乎比平时安静了很多。”

  玄茗、玄谷、玄魂三人也都神识探查了一下四周,随后玄茗忽然说道:“不对劲儿!周围实在是太安静了!先前咱们方圆十公里之内,好歹还有一些怪物、灵兽什么的。但是现在,所有的怪物、灵兽都不见了——太安静了,安静的有些诡异了……”

  玄茗话音一落,玄难等人也都反应了过来。在这种危险之地,突然间会出现这么一片完全安全的地方,算得上正常吗?当然算不上了!而这种看似正常的地方,往往才是最为危险的地方啊!

  于是,玄难神色肃穆,立刻提醒道:“夫人,这里情况不太对,咱们还是尽快离开吧!迟则有变!”

  琦尔燕娜点了点头,说道:“嗯,这样也好……”

  琦尔燕娜话音才刚刚落下,忽然间,土精灵芸芸猛然间跳了起来,叫道:“娜娜!娜娜!不好了!不好了!周围……周围有很多强大的灵兽冲了过来,咱们必须得马上冲出去才行!”

  “灵兽?什么灵兽?”琦尔燕娜皱了皱眉头,飞身站了起来。

  土精灵芸芸立刻说道:“好像是……是蚂蚁?是蚂蚁!好多好多的蚂蚁!”

  蚂蚁?!

  听到了这两个字,琦尔燕娜、玄难、玄茗等人都不约而同地把目光看向了依旧还在到处找着蚂蚁洞,刨个不停的张好好和卦王!

  “不是这两个家伙到处刨蚂蚁洞,所以才把蚂蚁给引来的吧?”玄难说出了一个正常人都不会想到的可能——张好好和卦王他们两个刨的蚂蚁洞,可都是一些非常非常普通的蚂蚁洞啊!这些蚂蚁,可不是灵兽,就是最为普通的低级到不能再低级的生物了!如果要是刨这些蚂蚁洞都能引来蚂蚁群,那这情况是不是也有点儿太过诡异了的说?

  不过,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他们这一行人根本没什么地方招惹过这些蚂蚁,能引来这些蚂蚁的理由,好像除了这个之外,也没有别的了。

  琦尔燕娜深深地看了一眼张好好和卦王,不由得想到卦王那个天运霉星的称号,和张好好那强悍的惹事儿能力……

  “不管怎么样,先离开再说!”琦尔燕娜说罢,飞身到了空中。

  可是,她一飞到空中,立刻就被空中的景象给惊呆了——现在,整整一片浮空之中,到处都是蚂蚁!各式各样的蚂蚁!这些蚂蚁密密麻麻,一眼根本看不到头,但都非常统一地向着琦尔燕娜他们所在的位置飞了过来!而且,从这些蚂蚁现在飞行的轨迹可以看出,在不知不觉中,这些蚂蚁已然对琦尔燕娜他们形成了合围之势!他们现在就算是想逃,也逃不出去了!

  玄难、玄茗等人也飞到了空中,看到了这副架势,一个个也都呆住了。

  随后,她们立刻一伸手,将琦尔燕娜带到了下方——现在再飞到空中,实在是太扎眼了!飞在空中,一旦被这些蚂蚁给盯上,那可就危险了!

  “夫人,怎么办?”现在,玄难她们都没有工夫去理会还在挖蚂蚁的张好好、卦王了。

  琦尔燕娜立刻盘腿坐下,冷声道:“据地防守!还有,把那两个还在刨洞的白痴给我揪过来!”

  “是,夫人!”玄难应了一声,又把目光看向了张好好和卦王。

  而张好好和卦王这一对儿活宝,依旧还在不停地刨着蚂蚁窝,比谁的速度更快一些。丝毫不知道,因为他们两个的“比试”,现在他们一行人已经完全陷入了危局之中。

  张好好又一下子刨了一个蚂蚁窝,说道:“老子比你快!这次还比你刨的深!你看,蚂蚁卵都给摊出来了!”

  卦王立刻也是用力一刨,说道:“你那什么?我这儿蚂蚁屎都刨出来了!”

  “蚂蚁屎?那算什么玩意儿?”张好好不屑地说道,“你速度就是没我快!”

  “谁说的?我速度绝对比你快!”

  “我比你快!”张好好又刨一个。

  “我比你快!”卦王又刨一个。

  然后,二人同时觉得有些不太对,因为地面似乎突然间颤动了起来,二人的身体都有些摇摇晃晃了。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炼鬼修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