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这个游戏不一般 > 第762节它是神魔残念?

第762节它是神魔残念?


  到这里,这一枚玉牌里面所记录的内容,已经被肖执给看完了。

  肖执又拿起了一枚玉牌,将它贴在了额头上,继续浏览了起来。

  这枚玉牌里面,所记录的,是陆空阳的战斗画面,一共记录了数十战,都是那种比较惊险,或者是对陆空阳来说,比较有意义的战斗场景,有武者之战,筑基之战,金丹之战,以及元婴之战!

  让肖执有些意外的是,不到百岁便成就了元婴,在元婴境蹉跎了千年岁月的陆空阳,记录最多的,是金丹时候的战斗画面,元婴时候的战斗画面反而比较少,被记录的只有寥寥十数场战斗。

  仔细一想,肖执便想明白了,这其实也正常,毕竟,当一名修士修炼到了元婴境之后,无论放在哪里,都算是绝对的强者了,是足以开宗立派,称宗作祖的存在!

  到了这一层次,差不多已经站在这世界之巅了,又岂会跟个小喽啰一样,频繁的下场打架?

  不久,肖执又拿起了另一枚玉牌看了起来。

  这枚玉牌里面所记载的,就不是那些打打杀杀的画面了,记录的乃是陆空阳的一些高光时刻以及难忘时刻。

  突破境界时的仰天长啸,娶得王都第一美人时的志得意满,拜紫极殿首时的意气风发,建立陆家,称宗作祖时的豪情万丈,以及父母、妻子、儿孙寿元耗尽,相继故去时的悲痛凄凉……

  这玉牌的效果远超现实世界里的VR技术,肖执用意识感知着这些,他都有些被感染了,沉浸其中,时而欢喜,时而悲伤。

  当浏览完了这枚玉牌里的内容之后,肖执盘腿而坐,足足怔愣了十几秒钟,才回过神来。

  他又拿起了一枚玉牌,将玉牌贴于额头上,开始浏览了起来。

  一阵轻微的恍惚之后,一片银装素裹的大地,呈现在了他的面前!

  见到这一幕,肖执不由得精神一振!

  他一眼就看出来了,‘眼前’所呈现的,是山寒道境内,靠近山寒绝域的那片区域,这个名叫陆空阳的元婴修士,这是准备入山寒绝域冒险了!

  推荐一个app,媲美旧版追书神器,可换源书籍全的\咪\咪阅读 \\ !

  而这,也是肖执最期待的内容。

  陆空阳入山寒绝域时,和肖执当时的经历差不多,他也被空间转移了,不知自己身处于何方。

  接下来的一幕,让肖执惊呆了。

  肖执觉得自己已经很谨慎,很稳重了,可相比起这陆空阳来,他真的是自叹不如。

  陆空阳这老头,已经谨慎到了一个令人发指的程度。

  他一进入山寒绝域,便在一座巨大冰川的脚下,用冰雪掩埋住自己的身体,一动不动的趴了半个月时间,以这样一种方式,观察周围的情况,确认周围有没有危险。

  这可是一名活了千年岁月,实力强横的元婴老怪啊,进入绝域之后,竟然能苟到这份上,肖执只能说自愧不如。

  都苟到这份上了,陆空阳自然不会轻易死去,在这山寒绝域中,他曾去过很多地方,那些让他印象比较深刻的地方,都被他用意念刻印在了这枚玉牌里面,就像是记日记一样。

  而现在,这些让陆空阳感觉印象深刻的地方,都一一呈现在了肖执的面前。

  有漫天遍野的冰雾怪,有极寒域、冰极寒域、冰魄域这样的极端气候,肖执甚至还在其中看到了冰灾来临时,所呈现出来的那种异象!

  这种谨慎到了极点的性格,让陆空阳安然度过了这一场冰灾。

  冰灾之后的下一个画面,让肖执屏息了。

  那是一片苍茫的冰原,在这冰原之上,跪着一副结着冰霜的冰蓝玉骨,这玉骨巨大无比,跪在地上,比山还要高!

  肖执想到了之前遭遇那场冰灾时,躲在那狭小的山体空间内,蓝霜妖尊残念跟他说过的那番话。

  这……便是蓝霜妖尊残念所言的那一副神魔遗骸么?

  按照蓝霜妖尊那道残念的说法,这是一尊掌控冰雪的魔神陨落之后,所留下来的遗骸。

  他已经在这里跪了无数年岁月了。

  所谓的山寒绝域,便是由他的神界所演化而来!

  眼前的画面,看起来虽然震撼,但也不至于让肖执感到屏息。

  真正让他感到屏息的是,在那副跪着的冰蓝骨架的头顶上方,还站着一道人形身影。

  这是一道冰蓝色的冰雕,虽然是冰雕,却栩栩如生,所有细节都可见。

  这是一名身形修长的男子,男子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一脸冷漠的俯视着跪在他脚下的比山还要高的冰蓝骨架。

  男子有着一张极为英俊的面孔,他的这张面孔,让肖执感到有些熟悉。

  他的这张面孔,与不久前,蓝霜妖尊残念展现给他看的那张英俊男子的面孔,一模一样!

  这个男子的冰雕是谁?

  蓝霜妖尊不久前给他看的那张面孔,为何会与他一模一样?

  这是巧合,还是?

  肖执心中有些惊疑不定。

  没等他继续深想下去,属于陆空阳的苍老声音,便低沉的响了起来:“大昌真君言,传说,这里曾发生过一场神战,两尊掌控冰雪的魔神不知何故,在此大战,直打得天崩地裂,日月无光,其中的一尊魔神战死,另一尊魔神则不知所踪……跪着的这副遗骸,必然是战死者的遗骸,那么……站在它头顶上的那尊冰雕,又是谁?这是另一尊魔神的冰雕么?他是在以这样一种方式,羞辱战死者,让它生生世世,永跪于此?”

  肖执听着这苍老声音的低喃,不禁抿了抿嘴。

  他的猜测与这陆空阳一致,他也觉得,这英俊男子的冰雕,很有可能便是另一尊神魔的冰雕。

  那么,蓝霜妖尊的另一张面孔,与这尊魔神的雕像,长得一模一样,这究竟是巧合,还是?

  应该是巧合吧……

  蓝霜妖尊的本体是一座冰山,冰山没有性别之分,当它化为人形之后,模样是可以千变万化的。

  或许,蓝霜妖尊正是见到了这尊疑似神魔的男子冰雕,复制了它的模样,才拥有了之前展示给他看的那张面孔……

  如此就合理了,就能说得通了……

  然而,肖执这时候又想到了一些事情。

  这蓝霜妖尊,只跟他提及过那跪着的神魔遗骸,那以一副胜利者姿态,站在神魔遗骸头顶上方的男子冰雕,它却丝毫不曾提及,它为何要隐瞒这个?是无意为之,还是故意为之?

  还有一件事情就是,他返回现实世界之时,进入诸生须弥界之时,在众生系统规则之力的作用下,众生世界里的原住民,一般都会下意识忽略掉他身上出现的这种异常,伥妖李阔如此,其他人也是如此,哪怕是元婴巅峰境的济释尊者,同样也是如此,唯有蓝霜妖尊的这道残念,似乎不受众生系统这种规则之力的影响,只有它,感觉到了异常!

  这不合理。

  还有,它区区一道残念,对于危险的感知能力,竟然比他这个掌握着圆满级高阶探查类神通【金刚耀目】的元婴修士还要强。

  这同样不合理。

  还有,它刚刚进入那冰湖捞尸,那轻松写意,闲庭信步的模样……

  这可是一片能将一位活了千年的元婴老怪活活困死的恐怖冰湖啊,可不是普通的冰湖。

  这是区区一道妖尊残念,能够干出来的事情么?

  一时间,蓝霜妖尊残念这段时间来,所表现出来的种种不合理之处,都在肖执的脑海中一一浮现了出来!

  一个念头,不可遏制的涌了出来:它……或许不是妖尊的残念,而是……那尊神魔的残念!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便吓了肖执一跳!

  神魔残念,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不过,若蓝霜妖尊的这道残念,真是神魔残念的话,那么很多的事情,就能解释得通了。

  因为它是神魔残念,所以,它才能拥有这诸多的神异之处,才能如此的不同寻常。

  因为它是神魔残念,才会拥有一片异空间,作为洞府。

  那烟云妖尊与蜈煞妖尊,觊觎它的洞府,应该也与此有关,它们可能知道些什么……

  至于它之前曾说过的那些话,诸如‘它并没有经历过那一场神战’之类的话……那只是它的一面之词,当不得真,谁都能撒谎,它也可以。

  相比起听到的,肖执更愿意相信自己亲眼所见到的。

  可是,还是有一些事情解释不通啊……

  比如,蓝霜妖尊的这道残念,既然是神魔的残念,那岂不就意味着,蓝霜妖尊乃是神魔的一道分身。

  既是神魔分身,为何会被树祖一下就打崩了身体,残念狼狈逃窜?

  可能……神魔的残念,也是有着强弱之分的。

  就比如,同为肖执所分化出来的元婴分身,弱小的分身,甚至连厉害点的先天武者都战不过,强大的分身能够掌握领域雏形,可以横扫元婴以下大部分的金丹修士。

  神魔的残念想必也是如此,它虽然有着种种神异,但它并不是无敌的,只是比普通的妖尊残念,要神异许多而已……

  不久之后,肖执睁开了眼睛,将贴在额前的玉牌,给放了下来。

  “这些玉牌里面,都记了些什么?”冰冷女声道。

  “没什么,就记录了一些琐碎事,不值一提,看这些,简直是在浪费我的时间。”肖执平静回了一句,随手将这些被他看完了的玉牌,重新收纳进了储物戒指。

  冰冷女声只是随口一问,见肖执这么说,它也不再多问,继续粘在冰冷的洞壁上,直勾勾的盯着伥妖李阔看。

  肖执则是在偷偷注视着它,越看越觉得这道残念不同寻常。

  这道残念,既可以寄生在人参果上,也可以寄生在冰雪莲上,都毫无违和感,就感觉无论是什么东西,都可以成为它的身体。

  而且,一道残念,能够蹦跶这么久,还生龙活虎的,这其实也挺不可思议的。

  要知道,它无论是寄生在人参果身上时,还是寄生在这冰雪莲身上时,都没有从这些灵果的身上,摄取过任何的能量。

  比如,它现在所寄生的这朵冰雪莲,哪怕到了现在,都还晶莹剔透,生机勃勃的,丝毫没有被摄取过能量的迹象,这就很离谱。

  这道残念身上所表现出来的疑点,实在是太多了。

  这让肖执愈加肯定自己心中的猜测了。

  这道残念,十之八九是一道神魔的残念!

  哪怕他猜错了,它不是神魔残念,它也必然与那尊神魔,有着很大的关联!

  偷偷打量了蓝霜妖尊的残念一阵,盘腿坐着的肖执,慢慢闭上了眼睛。

  他心念一动,尝试着意识返回现实世界。

  一阵熟悉的恍惚感袭向了他。

  当肖执重新睁开眼的时候,他已经置身于现实世界里了。

  能够意识返回现实世界,就意味着他现在所处的地方,暂时来说,应该还是安全的。

  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外面的天是亮着的。

  肖执睁开眼之后,第一时间便找到了他的手机,点亮屏幕看了眼时间。

  月5日上午9点29分。

  肖执用手机订餐,之后便放下手机,跑去卫生间里洗漱了一番。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这个游戏不一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