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宋时风流 > 第五百二十六章 软弱

第五百二十六章 软弱


  李清臣没有任何转弯抹角的意思,道:“文彦博的动作会越来越多,他身边的人正在飞速聚集,朝廷要警惕,也要有所限制。吏部那边,他插不上手,我希望梁尚书在面对文彦博的时候,能够秉公行事。”

  吴居厚站在侧门,胖脸一直是凝色,这会儿暗自点头。

  权力,无非是钱粮与官帽,官帽在吏部,在林希手里,林希是章惇的铁杆支持者,文彦博插不上手。唯一的缺漏,就是户部了。

  户部尚书梁焘是官家的人,这就是李清臣大雪夜亲自跑一趟的原因所在。

  李清臣说的清楚,梁焘自然明白,沉吟片刻,面无表情的道:“户部行事,一向秉公,李尚书放心。”

  李清臣看着梁焘的表情,本就青色的脸上明显的更青。

  梁焘的‘一向秉公’,并不是答应了李清臣的要求,实则是在告诉李清臣:户部‘一向秉公’,既没有唯‘新党’命是从,同样不会以文彦博马首是瞻。

  梁焘借着这次机会,在向李清臣,章惇以及‘新党’宣告一件事:户部,是朝廷的户部,是官家的户部,不是‘新党’的户部,‘新党’没有资格对他以及户部私底下指手画脚!

  吴居厚悄悄探出一丝丝,目光看向李清臣。

  见着李清臣双眸冷冽,脸角森硬,心头一突。

  李清臣是公认的,除开章惇,当朝最为坚定的‘新党’,这个人对‘旧党’有着比章惇还要怨愤的情绪,在‘新党’一系列的清算行动中,他是最主要的执行者,也是‘新党’中,最为激进的策划者。

  如果李清臣被激怒,与梁焘起冲突,那户部将会处于一个极其尴尬的孤立境地!

  当朝,没人会梁焘以及户部发声,‘新党’不会,极力保持中立的许将不会,‘旧党’的文彦博、王存等人更不会。

  当然了,文彦博等人要是为梁焘说话,那就等于送梁焘一程,‘新党’决然不会善罢甘休。

  吴居厚没敢出声,目光悄悄看向梁焘。

  户部的特殊性,梁焘与他几次谈过,今天与李清臣的话,并不是一时兴起,或者被李清臣来‘通知’所激怒的。

  吴居厚其实是‘新党’,是章惇放到户部,本来是准备接管户部,担任户部尚书的,但这个计划,因为梁焘,或者说,因为赵煦的布置,一直没能成功。

  但吴居厚作为户部侍郎,在户部时间越来越长,他的心态渐渐发生变化,他认为,户部有必要保持独立性,不应该成为章惇等人的犹如臂使的工具,尤其是‘新法’大改的情形之下,户部,需要足够的空间来应对这种变化!

  梁焘说完之后,就没再说话,神情淡漠的看着李清臣。

  他很清楚他这句话说出后会面临的后果,‘新党’不会允许他偏离‘朝廷既定计划’,打压,排挤,甚至是送他走人,都可以清晰的预见。

  可他就是这么做,这么说了。

  李清臣没有料到梁焘会说的这么直接,神情趋冷,旋即他就缓和了,轻轻点头,道:“我懂了,你这话,是说给官家听的。”

  梁焘眼神微变,拿起茶杯喝茶,算是默认了。

  侧门的吴居厚被李清臣一点,登时醒悟,梁焘与他说的,所谓的‘户部当有主见,不为非议所动’,或许梁焘有这样的考虑,本质上,他是做给官家看的!

  道理其实也简单,他梁焘是官家的人,户部同样是,他梁焘不能是‘新党’的应声虫,户部更不能为‘新党’所把控!

  能指挥他,调动户部的,只能是官家!

  ‘好深的城府!’

  吴居厚胖脸皱在一起,既恼怒梁焘诈欺他,又佩服梁焘的官场智慧。

  梁焘今天的话传出去,固然章惇等人会不高兴,但官家会高兴,只要官家高兴,章惇等人就动不了梁焘!

  李清臣洞悉了梁焘的想法,便没有再生怨,思忖着,道:“其实,我不说,梁尚书也会掣肘那文彦博,我今夜来,有些冒昧了。”

  吴居厚在侧门看着李清臣转瞬就压下怒气,脸上不见丝毫,胖脸皱的更多。

  官场上不少见能屈能伸的人,可李清臣这般转换自如,还是少见。

  官场之中,能够轻松掌控情绪的人,最为可怕!

  梁焘也有些诧异,李清臣居然不怒,反而与他‘道歉’?

  梁焘哪敢大意,拱手道:“礼、户二部要并做的事情太多,李尚书与我应当多走动才是,不妨到后院,小酌几杯?”

  户部在‘新法’之中举足轻重,不止是钱粮,所涉及的权力也最为广泛,土地,赋税,户丁等等,户部几乎涉及所有变法核心内容!

  李清臣没有拒绝,站起来道:“叨扰了。”

  吴居厚看着两人先后站起来,走向后衙,慢慢从侧门走出来,憨厚的脸上轻轻叹了口气。

  ‘绍圣新政’近在眼前,朝廷里被掩盖的诸多矛盾,已然藏匿不住,谁也不知道,将来某一天会发生什么。

  朝廷看似稳固,实则是处处漏风漏雨,错综复杂,纠缠了太多人与事,是大宋朝廷数十年积攒下来的,而今充斥朝廷,遍布朝野。

  这一晚,注定难以平静。

  在章惇结束赵煦的召见,回到青瓦房的时候,就看到蔡卞面沉如水,双手发颤的拿着一道奏本。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宋时风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