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封魔殇 > 第70人1章 物是人非,交替更迭

第70人1章 物是人非,交替更迭


  “里边请吧!”

  听到封晟这话,段安摆出一个请的手势,邀请封晟进入山庄。

  没有任何犹豫,封晟带领妖月姬进庄,庄内一切如故,只是和往常所不同的是多了几分的死寂,还有几分冷清,原来段家三兄弟,现在只剩下段安一人而已了。

  段安没有将山庄进行任何的布置,简单弄出一灵堂每日祭拜不幸逝世的两位弟弟,在过去三年时间里,段安闭门不出,就连修炼也是落下,静思己过。

  在灵堂上,封晟点了一炷香,诚心弯腰连拜三下。

  看着段泽的灵牌,封晟陷入一阵沉思,现场的气氛也是越发尴尬了起来,究竟是要怎么样?

  最后还是段安先开的口,直言问道:

  “封叔,我想要问一下,我究竟做错了什么,让我们碧云山庄落得如此境地?”

  在过去三年时间里,段安他不止一次的思考他究竟是做错了什么,让得原本潜力巨大,光明无限的碧云山庄落得现在这般的田地,凋敝衰落,没有一丁点的火力?

  段安他假想过,如果当年他不做出那个选择,就算最后段泽在昊天神宗宗主大位的竞选上失败,没有了昊天神宗的支持,凭他和白衣神枪段泽之力,兄弟俩个齐心协力依然能够闯出一片天来,哪里有现在这般的场面?

  段安他假想过,如果自己没有动邪心妄想,他的二弟不会意外身死,他的三弟段泽不会和自己闹僵,也就不会有后来的不幸,甚至于他们一起护佑封晟到昊天神宗,一切顺理成章进行,段泽也就自然而然避开死劫?

  他假想过,只是一切都只能够是假象的来,事情已经发生,任凭再多的想象也是无济于事,没有谁人能够改变历史,改变过去,改变一切...

  在段安他问道封晟这么一句的时候,碧云老祖也是来到了这儿,心有预料封晟此次前来就算不是兴师问罪,也不会什么事都不做,但就是波澜不惊,没有任何的情绪表现出来,静静聆听封晟他的处置办法是就是:

  这三年时间里碧云山庄是几乎处于封闭的状态,但是不等于他们对于外界发生的大事茫然无知,知道现在封晟是怎么样一个状态,而且以封晟的妖孽,就是自己做抵抗这就有用了吗?

  不过是徒劳无功,白费心思,与其于此还不如静候命运的到来。

  同样的,碧云老祖他的出现没有给封晟他任何的情绪波动,后者也是没有对她进行任何的长辈行礼问安。

  如果换做是从前,重视礼仪教典的封晟他是自然不会如此,但是三年多以前那事发生之后,还有后来段泽之死,封晟心中或多或少觉得他有点为老不尊,也是埋怨段泽因其所害死吧。

  “小泽临死之前拼尽最后一口气对我说的,就是问我是否知错,侄儿想这一句话一直到到今天,但是就是不知,我究竟做错了什么,错在了哪里?

  我不过就是想振兴我碧云山庄,让我实力增进,找出仇人,为父报仇雪恨,难道这也有错了吗?”

  听段安提到段泽之死,封晟眼眶红了起来,闭紧双眼,泪水顺着脸颊流下,保持了片刻将情绪收敛一点,冷冷说道:

  “自己做错了什么自己想去,人学不会自省自查,就是旁人说得再多又有什么用呢?

  我不会对你说教什么,是对是错全凭你自己的认知,你是因为承受不了如今这般结果,还是说真心反悔,觉得自己有错?

  我没有资格去点评什么,你自己想清楚来就行,在你想清楚的这段时间。

  也给我们两家关系调整留一点时间...”

  “...”

  满怀期待能够从封晟口中得到一份答案,就算是谩骂也行,现在这般完全推脱给自己,段安意识也是无言。

  现场静默许久,段安也是知道不可能从封晟口中问个明白,暂且跑到一边,另起话题,说道:

  “今天封叔你前来应该不仅是祭奠一下小泽,还有其他的吧?

  你对拜神火教(万道联盟)做的事儿我都有所耳闻,也知道你下过了什么样的命令,过去我也曾经加入过万道联盟,你今天会如何处置于我?”

  “我从不知道此事,今日前来也不是为了这个,就是我这样。

  今天除了给泽儿祭奠之外,就是拿回当初落在你们这儿的两样东西了,那两样东西的物主不是我,你们理应归还。

  如果那东西乃是属于我的,你们想要怎么处置我都不会有什么异议,但是不是!”

  说着,封晟一手伸出,伸到碧云老祖身前,做出一个索取的模样,侧着身说道:

  “当初我为你们所扣留,你们从我身上取得的两样东西,一片龟甲,还有一片生命精华雪花,现在,该交出来了!”

  往日回忆涌上脑海,封晟态度很是坚决,冷酷严厉,不容别人分说一二。

  碧云老祖犹豫了片刻,看了看封晟,明白他的意志不会更改,只能够照做,一手拿出那片神秘龟甲,直接交到封晟手上,另一只手探在自己胸口,动作很是缓慢,很是恋恋不舍。

  “确实啊,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就万万不该心生任何的杂念。

  苟延残喘至此,也是我的命数所致,只可惜我无法再守护这碧云山庄,无法守护我段家,看不到繁荣昌盛的那一天了...”

  碧云老祖本就已经快要寿终正寝,多亏从封晟身上得来的这一片生命精华雪花,靠它维持自己将灭之残烛,若是这个时候封晟要取回这生命精华,等同于逼死他。

  生命精华一点点被碧云老祖从体内逼出,他的脸色也随之迅速变得苍白难看起来,气血两虚,生命危急,待生命精华取出,毫不奇怪的碧云老祖他会立马死去。

  碧云老祖他不断取出生命精华雪花,快要完成之时段安横手阻止,道:

  “老祖大人,不可以,碧云山庄还需要你主持大局...”

  安抚一句让得老祖大人暂时停下来动作,段安立马跟封晟求情,想要保全自己家老祖性命,还是得要封晟他收回成命,

  “封叔,请你收回成命,如果你真的要责罚于谁,我愿代老祖受罚,就是一死也毫不足惜,求,求求你...”

  段安说着也是立马行动了起来,心念一动,一把宝剑飞来,被他握住架到了自己脖子处,轻轻划出血来,在情况变得更坏,碧云老祖出手,将其全身暂时禁锢了起来,交代遗言:

  “好了安儿,你能够有这份心意,老祖我很是欣慰,段家出了个好儿郎,只是运数差了点。

  人做错了事,那自然得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我因为一时的邪念犯下大错,自当受罚,这就是因果报应吧。

  封晟没有因此怪罪什么,你切忌因为我的事影响两家的关系...

  我是再也不能够守护这个碧云山庄,不能守护我们段家,也不能守护你,段家的一切都要交托到你手上,由你代我将之发扬光大,让他鼎盛繁华...”

  话音未落,碧云老祖已经从自己体内取出那片生命精华雪花,交还给封晟,一手搭在段安他胸口丹田处,将自己的毕生功力毫不吝啬的传给了他,

  “这就是我最后能够为你做的一点事了,安儿,你要保...”

  能够理解老祖大人酒精想要做些什么,没有任何的反抗,也是无力法抗,段安含泪接受,不忍直视老祖大人仙逝那一刻的画面,他选择了将双眼紧闭,泪水不住的往下流。

  最后碧云老祖的声音戛然而止,一切就此结束。

  “对就是对,错就是错,人都应该为他的言行付出应有的代价!”

  从碧云老祖手中取回被夺的龟甲和冥之雷帝雷鸣大人所赠予 生命精华雪花,从理上睡哦,封晟他自认没有做得人恶化不对的,可是理之外还有真情,自己这番“逼死”碧云老祖真的妥当吗?

  封晟他的心一时间也是茫然一片,拿不出来个大概,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索性不说,直接转身朝着庄外而去。

  在封晟他和妖月姬走出灵堂,还没有走出碧云山庄,就听到段安一阵撕心裂肺的呐喊,

  “啊-”

  呐喊声中包含无尽的悲痛,震耳欲聋,不绝于耳,听得人为之心哀,在踏出碧云山庄大门的那一刻,封晟他的脚步也是停滞了下来,不知作何感想。

  “我,真的做错了吗?”

  ...

  简单了断碧云山庄之事将遗落下的两样东西取回,封晟目光朝着北方望去,不知道又在想些什么。

  “这片生命精华雪花乃是当初冥之雷帝雷鸣大人所赠,你既然是他的少主,这东西我也不再需要,就交还给你吧。”

  说着封晟直接将生命精华雪花丢给了小灰灰,算是有了一个交代了吧。

  接过这珍贵无比的生命精华雪花,小灰灰并没有任何的高兴神情,没有表现出来以往对宝物的那种热忱,反而是嫌弃,甚至说忌惮,就像握着一烫手的山芋,喃喃道:

  “生命精华啊,确实是好东西,这上面也确实有雷鸣那家伙的气息,只是和那家伙有关的一切我是怎么也不敢接受的了。

  既然这东西是雷鸣那家伙交给你的,那自然得由你来处置。”

  说着,小灰灰毫不犹豫选择将之这一片生命精华雪花丢还给封晟,如释重负。

  生命精华这种东西确实是不可多得之宝物,就是一点细微粉末也是弥足珍贵,更别说是一大片雪花状的了。

  虽然这片生命精华雪花经过封晟和碧云老祖的消耗已经瘦了好几圈,但是量还是很多,只是被冥之雷帝雷鸣大人和焱阴过几回,心有余悸,也就总结出来那么一个真知灼见:

  玩不起还躲不起?

  离得越远越好!

  “我也奉劝你一句,别真就把雷鸣和焱那两个当做是什么好人,别真等到被他们害得狼狈不堪才幡然醒悟,认清他们是何面目,这也算是我给你的一点小小忠告吧。”

  “...”

  小灰灰这一番话,封晟自然是一个字也听不进去,全当他是记恨两位冥王大人说的气话,怎么可能当真?

  倒是妖月姬听进去了,拿来调侃一番,道:

  “你这小没良心的,两位冥王这么多年悉心照顾你,你就是这么评价他们的,背后捅刀子。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封魔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