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乱世南唐 > 第四百五十二章 折中而已

第四百五十二章 折中而已


  “此事皆是仰赖府尹大人,赵某不敢居功。”赵普摇摇头,人家亲弟兄,总是有办法的。

  “话说,咱们这府尹大人,也够活跃的。居然离开开封府南下,也不知道是哪门子道理。”一个开封府尹,居然离开治所,去到千里之外。

  “赵某也不知道原委,这种大事,也许只有那位清楚。”赵普朝着前方的御书房努努嘴。

  “赵老二走的时候,带走了南边的那位韩王。”沈义伦靠在赵普的耳旁,小声说道。

  “当真?”赵普连忙问道,若真是这样,他就有琢磨的方向了。

  “之前那韩王约我喝花酒来着,当天我没等到人,特意去寻,没找到人,多番打探,才知晓一二。”沈义伦说完,冲着赵普摆摆手,御书房就要到了,不能继续说这些。

  赵普整理一下衣服,随着沈义伦一道站在屋外,等候官家宣他们进去。

  一进门,赵普就闻到了御膳了味道,再看看赵匡胤的面色,明显刚刚酒足饭饱,这就别惦记吃的了,幸好他垫了一下肚子。瞥了一眼身旁的沈义伦,也不知道他知否做足了准备。

  “两位爱卿,坐吧。”赵匡胤今天饭量不错,无论这大捷的成色几何,那也终究是大捷,只要乘胜追击,扫平南楚,指日可待。

  “谢陛下!”两人俱是拱手行礼,分左右各自落座。

  “我大宋禁军,岳州大捷的消息,两位爱卿可知晓了?”赵匡胤从座位上起身,刚吃饱,有些撑得慌,得站起来晃悠一番。

  “恭喜陛下,禁军威武!”

  “仰赖陛下天威,我大宋禁军战无不胜!”

  俩人各自一记马屁拍过去,不相上下。

  “唔,总是将士用命的功劳,但是此番,虽然拿下了岳州城,却依旧不容乐观。”赵匡胤还算清醒,毕竟他也是从军中搏杀出来的,天威这种玩意,不能说没有,但决定不了战争的输赢。

  “为何?陛下,一旦拿下岳州,兵锋直指潭州......”沈义伦不解,这再加把劲,将潭州给端了,这南楚就算打得差不多了。

  潭州可是南楚的都城所在,一旦攻破潭州,必然人心惶惶,难以再聚拢大军抵挡。

  “渡江水战,跟岳州大捷,都没有伤到南楚军的根本。据慕容爱卿来报,南楚此番,行军作战,颇为诡异。一旦落于下风,撤离的很干脆,反倒是我军,伤亡颇大。而且沿途的百姓,皆是不知所踪,估计都搬到远处去了,这是准备坚壁清野啊。”赵匡胤对于坚壁清野,当然不陌生,他在跟契丹北汉的交界处,就是这么干的,通常数十里地,除了宋军的堡垒,一个人都看不见。

  契丹要想过来,必须要挨个拔除堡垒,不然就会被他们袭扰后路。可这阵地战,本就不是他们所擅长,堡垒没拔除几个,大宋的重甲步兵就组团到了,他们根本占不到好处。

  几次三番光出力,没有好处,那些个契丹的大贵族,必然是要心生不满的,如今契丹骑兵等闲也不轻易南下。

  沈义伦听着听着,眉头就皱成了川字形,合着那岳州城就是一个空城,

  还连带着周边乡里,都荒无人烟。

  “如今这城里啊,是连片遮顶的瓦都没有,叫你们过来,也是为了议一议这事。这岳州城是拿下来了,就这么空着,是不是太过浪费了?”赵匡胤说完,左右各看一眼,随即盯着赵普。

  名义上,赵普是枢密使,比沈义伦高上半级,合该他先说才是。

  “既然是座空城,那不妨将土地跟产业拿出来,吸引我大宋子民去定居,可一举两得。”赵普并非真的草包,只是引经据典的本事差了些。

  只要将城外的土地,跟城内的产业,全部拿出来,凡是迁移过去的百姓,就可以分上一份,何愁没人去。这大宋境内,有的是渴望土地的百姓。

  若是这岳州城都是大宋的居民,岂不是稳如泰山?

  “不行,官家,此番消耗太过,国库已经空虚。这些产业跟土地,还是应该用来变卖钱财,否者如何给将士们交待?”沈义伦的立场不同,空虚的国库,还要支援各地的战争,包括这战死跟受伤的士兵要安置,立功的要赏赐,哪哪不要钱?

  一座城,加上周边的土地,这些产业全部变卖出去,怎么也能有个十几万两,这还是因为刚刚打下来,人心中有恐惧,不然价格还能高上不少。

  “沈大人,这般一来,钱是宽裕了些,但是这人,恐怕短期内是看不见了。”赵普很清楚,若是拿出来卖,无论是产业,还是田地,必然被那些权贵士绅买过去,他们回去那边住吗?当然不会,他们买在那里,等城市慢慢恢复,再高价出售,赚一个差价而已,没个三五年,这岳州都缓不过来。

  “就没有两全的法子么?”赵匡胤头痛,最近战事不断,对大宋的境况,是极大的考验。

  “无非折中而已,半卖半送。”这天下何来双全法?普通老百姓,怎么会将自己身家掏空,甚至背负债务,拖家带口去一个刚经历过战乱,荒无人烟的地方过活?

  只有白送产业,能够让那些土地紧张的州县,一些身无立锥之地的穷苦之人,去博一把。

  “但是总能撑过眼下这关,等到拿下南楚全境,慢慢总会好起来的。”沈义伦也懂这些,但是眼下压力大啊,这要是都白送,估计还得贴上一批路费跟安家银子,这窟窿越来越大。

  “沈大人,你就确定,能够在入冬前,结束南楚战事?”其实以赵普的性子,是巴不得这么做,这样一旦战事不顺,慕容延钊只能退回江陵,明年开春继续攻打。

  但既然官家找他们问计,若是真的出问题了,肯定要找人出来背锅。这御书房就三人,官家肯定是没责任的,他跟沈义伦俩人,恐怕是他背锅的概率更大。

  赵普虽然想坑赵氏兄弟,但是他自己不想死,他要活着看到那一天,才能扬眉吐气。

  自打那天之后,赵普感觉自己就有了心理障碍,妻子魏氏很体谅他的处境,倍加温柔,可越是如此,他对于赵氏兄弟的恨,与日俱增。

  “既如此,但凡愿意迁去岳州之人,分给土地。但是有一条,必须服劳役,参与城池的修缮,修缮之后的城中产业,一律拿出来拍卖。

  ”赵匡胤下定了决心,只能行折中之法。如此一来,岳州城依旧空虚,但是城外有人耕作,城中也能慢慢繁华起来,这产业也能卖上一些价钱。

  “陛下英明!”赵普跟沈义伦皆是点头称善。

  南楚的战事,如今不过刚下岳州,离结束还差得远,各种物资调配依旧在继续,赵匡胤又与二人仔细商量一番,总要确保大军无后顾之忧。

  “陛下,这潭州城内,恐怕可战之兵,不下五万。而慕容大将军麾下,可战之兵在八万左右,还要留下人手驻守岳州城......”沈义伦方才说得轻巧,但是他也并没有那么乐观。此战之中,南楚虽然一路败退,却井然有序,主力未失。

  以枢密院的消息来看,杨师璠在灃州跟朗州,都有兵力驻守。若是慕容延钊不留足够的兵力驻守岳州城,后勤粮道必然被对方截断。

  若是再留下一万人驻守岳州城,则攻打潭州的人数,只剩下七万。以七万大宋禁军,对阵五万南楚将士,再加上潭州城中过万的青壮协助,这仗不好打。

  “这岳州城的驻防,朕打算从山南东道,调一万湘军过去。再留个两千精锐禁军驻守,应该不会有问题。”原先大宋禁军,号称带甲数十万,一时声势无俩,可架不住处处烽烟,竟然一时难以抽调,只能从湘军中想办法。

  湘军属于地方守备部队,其实就是乡勇,操练不勤,但至少是经常摸武器。铠甲就别想了,禁军之中,真正能着合格铁甲的,不过三四成,称之为重甲步兵。

  当月上树梢,赵普与沈义伦才从御书房中出来,虽然临出发前垫了一下,赵普却依旧是饥肠辘辘。

  “赵大人,给!”就当赵普准备小跑出宫回家的时候,沈义伦叫住了他,从袖口中取出两个油纸包,递了一个给赵普。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乱世南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