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退婚后她成了真祖宗 > 590 惊险回京、准备婚礼!

590 惊险回京、准备婚礼!


  许斐目光瞬间移向薄云礼,但饭桌上人多,她忍着并没有立刻说什么。

  苏也单手撑着下巴,似乎对薄云礼过去的事很感兴趣。

  弗雷德先看一眼薄云礼,似在征求意见。

  他该不该说?

  薄云礼意味深长地摇了摇酒杯底的红酒:“没什么值得说的。”

  给拒了。

  那一年他18岁,好好一个身价不菲的贵公子,却把自己搞得落拓不羁。

  衬衫的领子是乱的,袖口也不知什么时候沾的血渍,跟现在的一丝不苟简直天上地下。

  薄湛以为他是想来Z市放松心情。

  没人知道他来干嘛了。

  连弗雷德也是后来才知,他来Z市是为了确认一件事。

  确认父亲坠机,到底是自杀、事故、还是有人故意为之。

  虽然答案已经很明显了,但他却依然固执地要亲自确认。

  他查着查着,就遇到了那位贪污官员。

  官员习惯看人下菜碟,看着面前衣着不讲究、说话也很不客气的少年,只以为是哪个落魄贵族,语言轻蔑、极不配合。

  其实官员只要按正常手续给他出许可文件即可,但官员平时恃强凌弱惯了,偏偏不怕死地说了句。

  “你爸死没死跟我有什么关系?”

  当时薄云礼看他的眼神相信他永生难忘。

  他第一次知道,笑容,竟然也能让人瞬间毛骨悚然。

  也就一个多月的时间,就有人向政府提交了他贪污受贿的所有有力证据。

  他才知自己惹错人了……

  别管是银行流水、所收礼品、还是背着太太的酒店出入证明……

  人证、物证具在。

  逻辑之缜密,让人叹为观止。

  官员求爷爷告奶奶请来了Z市第一律师,可当律师看到那些证据,不发一言、只是摇头。

  铁证如山、根本辨无可辨。

  ……

  弗雷德其实很想讲给苏也听,他就没见过像薄云礼那样既聪明又有城府的孩子。

  可人家正主不松口,就是沉得住气,他也只好意犹未尽地耸着肩膀。

  苏也低头摸摸鼻尖。

  好吧,也不急于一时。

  以后有的是机会,让薄云礼亲口告诉她……

  ……

  后来用餐结束,许斐着急忙慌地先把醉醺醺的弗雷德市长塞进出租车里,就赶紧折回去找理事长要当年案件的详细资料。

  相信那些资料里,一定有能证明姐姐清白的证据。

  她们从小没有父母,长姐如母。

  姐姐打工赚钱,自己上学的同时,也供她读书。

  她小时候爱哭,姐姐就说,她像只小兔子,眼睛总是红彤彤的。

  这也是为什么,她喜欢用小兔子的表情包……

  后来她姐姐在监狱……

  许斐当了一段时间的网瘾少女。

  然后就在网上遇到陆文彬。

  不得不说,陆文彬磨磨唧唧、唠唠叨叨的样子,跟她姐挺像的……(陆文彬:好像哪里不对劲??)

  两个人距离一下子就拉近了……

  被强行扔进出租车的弗雷德无奈摇了摇头。

  这丫头,还以为自己不知道呢。

  她真以为市政厅的大门那么好进?

  没有他放水,她一个花100M币办的显示男性性别的假证就能糊弄过去?

  后来薄云礼也没问缘由,直接打电话让陆文彬给许斐调了当年的案件。

  许斐眼泛泪光,朝他鞠了一躬,跟他们道了别,就赶紧回去了。

  一行人分别,薄云礼和苏也上了飞机。

  据陆文彬透露,老爷子说约定一周的最后一天了,想亲自接他们回薄家。

  让他们看着点时间,别露馅了。

  驾驶员查了一下路线经过之地的天气情况,预计京都时间早上7点左右就能到达公寓,时间很早,爷爷一般起床吃了早饭就9点多了,到他们公寓最早也得11点。

  不会发现。

  ——

  然后,京都时间,早上5点。

  薄湛吓出一身冷汗,从床上惊醒。

  他昨晚睡觉前看的《嬛嬛传》。

  正好看到皇上跟安嫔夜夜笙歌,结果安嫔孩子掉了……

  这剧情简直不要太应景。

  紧接着他就梦见孙子抱着孙媳妇去医院……

  都是血……

  “管家!管家!”

  管家硬生生被他叫了起来,穿了件长袖睡衣,和大裤衩。

  “怎么了老爷子?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薄湛急着呢:“快给我收拾东西,我要去公寓接两个孩子回来。”

  “?”管家身子一直:“这么早?少爷他们都还没醒呢。”

  这话可是说薄湛心里了:“就是要让他们没醒!趁他们还没开始腻歪,赶紧去接他们!”

  管家也劝不住,只好默默给陆文彬发了条短信。

  让他叫少爷他们起来,他自己不敢发,怕被扣工资。

  一小时后,6点,陆文彬跟薄湛、管家一伙在公寓楼下正好撞上。

  “小陆?你怎么来了?”薄湛自从做了那个梦心情就不怎么好,黑一张脸看向陆文彬。

  “那个……”陆文彬也是被管家的短信吓醒的,来得急,出门前就摸了手机揣兜里,这会儿直接掏出来:“总裁给我打电话让我来的,说有公事。”

  下一秒,薄湛和管家齐齐看向他手里。

  有鸡毛手机?

  明明是空调遥控器!

  薄湛狐疑的眼神在管家和陆文彬之间穿梭片刻,朝保安报了房号房主姓名,抬脚就要上电梯。

  怎么感觉他们有什么事瞒着自己呢?

  陆文彬见状直接上前阻拦,到时候发现总裁他们这么早都不在家,绝对露馅啊。

  可他越是阻拦,薄湛要上去的决心越大,后来一行人推推搡搡地就到了8层公寓门口。

  薄湛要敲门,陆文彬直接背贴着门挡住:“老爷子,我先陪您去吃个早饭吧,您这太早了,总裁他们可能没醒呢。”

  “屁话!”薄湛:“都能打电话找你来说公事,还没睡醒?”

  就在陆文彬走投无路之时,他后背的挡板忽然没了,整个人身子朝后一仰,转头,开门之人竟然是总裁。

  再往里看,苏也也好端端的坐在沙发上看书。

  陆文彬一头疑问。

  这会儿才刚刚6点!

  薄云礼轻描淡写地看他一眼,然后又不动声色地把跟苏也的行李踢到花瓶后面。

  一路上天气比预想的还要好,所以到家的时间提前了。

  薄湛看到两个人安然无恙地待在家里,就先松了一大口气。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退婚后她成了真祖宗》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