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港九本色 > 第277章 我是受过专业训练的,除非忍不住

第277章 我是受过专业训练的,除非忍不住


  晚上七点三十分正。

  西贡警署。

  院子里。

  闪烁的警灯之下,满满当当的警员里里外外的站满了整个院子,一直延伸到警署之外。

  除开这些警署的内部人员以外,更是临时增派了飞虎队前来支援。

  这大阵仗是前所未有的规模。

  此次行动的提前保密的,除去莫Sir的核心嫡系部队,没有提前告知任何一人,在场的警员都是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今晚到底有什么行动。

  作为此次行动的负责人莫Sir,大手一挥,原本小声议论的众多警员纷纷都安静了下来,无数的目光聚焦在他的身上,等待着他的训话。

  “出发!”

  莫Sir中气十足的喊了一声。

  没有任何废话,言简意赅简单粗暴。

  立刻。

  全体人员被分成四路跟自各自的负责人,快速的钻进警车里,浩浩荡荡的开了出去,院子里一下子再度变得空荡了下来。

  “莫督察..”

  仇雄看着安静空无一人的院子,舔着脸来到莫Sir的面前,摸出香烟递给他一根:“今天晚上什么行动啊,为什么没有人通知我们一组。”

  这么大阵仗,哪怕是他仇雄也没有亲身参与过几次。

  浩大的场面告诉他今晚的行动肯定不同凡响,无论如何自己也要跟着行动,先不说什么功劳,自己起码也得记个名上去吧。

  再说了。

  宋子杰都成为了晚上行动小组的负责人了,自己的级别可比他要高多了,怎么着自己也得混上一个小组吧。

  “哈...”

  莫Sir扫了眼仇雄递过来的香烟,也没有拒绝接了过来,就着灯光旋转着香烟上的标志:“不错嘛,仇Sir抽这么好的烟。”

  “朋友送的,朋友送的,呵呵...”

  仇雄点头哈腰的陪着笑脸,再度问到:“这么大的行动,我作为一组的负责人,怎么说也要参与到其中啊,惩戒罪恶这么大的事情,少了我仇雄怎么行呢。”

  莫Sir斜眼扫了眼仇雄,美滋滋的裹了口香烟:“仇Sir也想去?”

  “这是必须的呀!”

  仇雄快速的点了点头,如同小鸡啄米:“这么危险的事情怎么能少了我仇雄呢,关键时刻兄弟们都在冒险往外冲锋,我怎么能躲着呢。”

  “我仇雄向来都是与罪恶不共戴天的。”

  “呵呵。”

  莫Sir看着仇雄这副姿态,身子往前一探:“你确定要参与?”

  “我愿意带着我的人冲在前面!”

  仇雄拍着胸脯做出了保证:“身先士卒说的就是我们了。”

  “今晚的行动非常危险的,你上次受伤才好了没多久,现在就让你出马是不是会有些不合适?”

  莫Sir弹了弹烟灰,笑呵呵的看着仇雄:“我看还是算了吧,反正我自己也是要过去的,你就在家歇着吧。”

  说完。

  莫Sir把手里的烟蒂踩灭,就要跨步出去。

  “欸欸欸...”

  仇雄第一时间挡在了莫Sir的面前,哪能让他离开。

  他伸出右手做了个屈肘的动作,展示着自己的肱二头肌:“莫Sir放心,我的伤早就好了,这段时间都闲出老茧来了,今晚务必让我参加行动。”

  “再说了,您可比我金贵多了,哪能让您亲自带队冲在前面呢,交给我就行,我带人冲,你在后面督战即可。”

  仇雄的目的很明确。

  刚才的誓师大会,就他自己的观察,虽然大家都是带着家伙出去的,但是有些人甚至连防弹衣都没有穿,那就说明今晚的行动虽然规模大,但是凶险系数并不高。

  就算再退一步来说。

  今晚上这么多人参与行动,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把犯罪分子给淹死了,哪能说什么风险很大呢。

  所以。

  他无论如何也想要参加的。

  这是板上钉钉子的功劳,岂能就这么放过。

  “呵呵,如果仇Sir没有什么问题的话,那我这边倒也不是不可以。”

  莫Sir看着信誓旦旦、挤破脑袋也想往里面钻的仇雄,差点没有笑出来,他矜持的摆了摆手,清了清嗓子道:

  “仇Sir好歹也是重案组的组长,能力也是有目共睹的,在我手底下也是屈才了,今晚的行动这么大,再不让你参加好像也有点说不过去了。”

  “哪里屈才了,不敢不敢!”

  仇雄连连点头,脸上笑开了花:“多谢莫Sir给我机会。”

  虽然他知道这是场面话,但是只要能混上功劳即可,问题不大。

  “那行吧。”

  莫Sir一摆手,直接做出指令:“你去规整你的部下,三分钟后出发。”

  “好的!”

  仇雄腰板笔直的冲莫Sir敬了个礼,意气风发的下去招呼自己的人了,不出一分钟就全部收拾完毕,跟着莫Sir出发。

  他与莫Sir同车,看着坐在副驾驶的莫Sir说到:“莫督察,晚上什么行动啊,咱们出动这么多人。”

  “大阵仗,大行动。”

  莫Sir点到即止,没有说明具体什么事情:“一场大范围的肃清,各大队同时进行。”

  “具体点?”

  “不该问的就不要问这一点仇Sir难道不知道么,这次行动属于高级保密,到地方了你就知道了。”

  “好的吧。”

  仇雄尴尬的赔了个笑脸,挪动着屁股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着座椅。

  不经意间。

  他看到了后视镜里面飞虎队的车子,脸上的表情忽然一滞,吞咽了一口唾沫喉结耸动:“莫Sir,后面那个飞虎队,是跟着我们的?”

  “他们跟我们一起?”

  “啊,是啊,不然呢?”

  莫Sir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亲自带队啊,好歹是重大的场面。”

  “我...”

  仇雄嘴唇蠕动,表情莫名的有些尴尬。

  此刻他在心里直骂娘。

  扑街啊!

  飞虎队什么性质的存在,有他们出场的行动,能他妈的危险系数不大么。

  我他妈的大意了啊。

  判断失误。

  刚才他急于要求参与行动,都没有过多的去想这个问题。

  在归拢手下的时候,他更是怕莫Sir先走不带自己玩的,所以他自己连防弹衣都没有穿的。

  他又想起了自己上次的负伤。

  在追捕劫匪的时候,就是因为没有穿防弹衣,差点被人打死了,要不是莫Sir的急刹救了自己,估计现在自己的骨灰都化了。

  自那以后,他对防弹衣就极度的重视。

  “怎么了?”

  莫Sir嘴角微微上挑,笑容玩味的看着仇雄:“仇Sir这是害怕了?没关系,你要是害怕了跟我说就行,你现在带着你的人下车。”

  “好...不不不。”

  仇雄几乎是脱口而出答应了,然后又连连摇头:“不不不,怎么可能,我仇雄好歹也是堂堂的重案组组长一名,怎么可能这么点小架势就让我害怕了。”

  “对,我怎么可能害怕。”

  末了。

  他又自言自语的给自己打了个气。

  “哈哈哈...”

  莫Sir仰头大笑了起来,看着内后视镜里的仇雄,笑道:“仇Sir这么想自然是最好的,那一会就期待你的表现了。”

  “呵呵呵..”

  仇雄干笑了一声,表情如同吃了浓痰一般。

  车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气氛有些古怪。

  仇雄也没有闲着,眼珠子在车里乱转到处看,最终落在了自己身边的心腹小弟身上,目光直勾勾的看着小弟。

  准确来说。

  是落在了小弟身上的防弹衣上。

  “仇Sir,你看着我干嘛?”

  小弟被仇雄这个眼神看的毛骨悚然,身体不自觉的往边上挪了挪,拉开了与仇雄的距离。

  “咳咳...”

  仇雄干咳两声,清了清嗓子,压低着声音说到:“那什么,我看你身上的防弹衣好像跟我以前见过的不一样。”

  “啊?”

  小弟闻言顿时一愣。

  他下意识的低头扫视着自己身上的防弹衣。

  是嘛?

  有什么不一样吗?

  没有吧。

  “我没有觉得哪里不一样啊。”

  小弟有些不明所以,确定没有什么不一样以后,语气肯定:“对,就是以前的防弹衣啊,一模一样,没有任何的改变,原款。”

  “屁,就是不一样,我还能看错不成!”

  仇雄直接就急了,语速飞快的催促到:“快点的,脱下来给我看看,我要好好的观察一下。”

  “我堂堂一个重案组组长,要是连防弹衣长什么样,有什么改变都不知道,被人知道那就出糗出大了。”

  他一边说,一边就伸手去拨弄小弟身上的防弹衣了。

  “……”

  小弟一脸茫然,有些委屈的开始脱自己身上的防弹衣。

  脑海里还一直在思考,有什么不一样吗?

  我的眼睛是不是瞎了。

  老大果然就是老大,连防弹衣款式的细微更改变化了也能看的出来了。

  小弟三下五除二把防弹衣给脱下来递给仇雄。

  仇雄伸手接过防弹衣,看都没看一眼,手速飞快的就往自己身上套了进去,动作无比熟练,熟练的让人有些心疼。

  满满的求生欲。

  “呕...”

  在批防弹衣的时候,仇雄直接干呕一声,忍着恶心快速的把防弹衣给穿好:“扑街啊,你是香港脚啊,怎么会这么大的臭味,恶心死我了!”

  “……”

  小弟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一点轻微的狐臭,狐臭,嘿嘿嘿...”

  “早点去治疗,趁早!”

  仇雄翻了个白眼,抛下一句话以后,直接侧着身子看向了窗外。

  呼...

  穿了个防弹衣,心里果然一下子就踏实多了。

  “嗯?”

  小弟还在等待着呢,但是他看着仇雄把防弹衣穿上以后,直接就不动了丝毫没有要把这玩意还给自己的意思了。

  而且...

  仇Sir刚才把防弹衣要过去以后,好像压根就没有看过防弹衣一眼,直接动作麻溜的就往自己身上套进去了。

  “那个...仇Sir..”

  小弟小心翼翼的伸手捅了捅仇雄的手臂。

  “你别扒拉我!”

  仇雄不耐烦的把他的手指给甩开了:“一旁凉快去。”

  小弟更加委屈了,一字一顿的说到:“不是啊,仇Sir,这是我的防弹衣,你看也看完了,试穿也穿了,是不是该把它还给我了?”

  “我懒得脱了。”

  仇雄强取豪夺,一口回绝:“我现在有点累了,所以你不要再打扰我了。”

  “我...”

  “这是命令!”

  小弟还想说话,直接就被仇雄给堵死了:“怎么,你想抗命?我都还没嫌弃你的香港脚呢。”他不耐烦的翻了个白眼。

  小弟顿时无语凝噎:“那是狐臭,不是香港脚...”

  “闭嘴!”

  仇雄眼珠子一瞪,不再看小弟。

  “……”

  小弟心里那叫一个委屈跟膈应啊。

  此时此刻,他也总算是反应过来了。

  仇雄就是自己没有带防弹衣,所以一开始就冲着自己的防弹衣来的,把防弹衣抢过去了不说,还嫌弃自己有狐臭。

  这就好比:

  大家都要办事了,我仅有一个雨伞,完了关键时刻,你他妈的说要借我的雨伞看一下,看着看着自己就戴上去了,还嫌弃雨伞不够超薄。

  卧槽了呀。

  简直杀人诛心!

  “仇Sir,我觉得...”

  小弟觉得自己应该还能抢救一下:“那是领的防弹衣,我...”

  “闭嘴!”

  仇雄咆哮了一句。

  这小弟简直太没有眼力劲了!

  “噗嗤!”

  坐在副驾驶、驾驶室的莫Sir跟司机,目睹了整个过程,再也没有忍住直接就笑喷了。

  “咳咳...”

  莫Sir拿起身边的矿泉水来小口的喝了一口,看着内后视镜里冷着脸的仇雄:“不好意思啊仇雄,我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一般情况下不会笑,除非是忍不住...”

  “哈哈哈...”

  畅快的笑声穿透车窗,飘荡了出去。

  还别说。

  经过这么一出,车内的气氛莫名的轻松了许多,仇雄原本那种大战临头的压抑感消除了很多。

  当然了。

  他是因为忙着对小弟不满转移了心思,再加上来自小弟这独特臭味的防弹衣双份加持,所以这才消除了那种紧张感,感觉到了轻松。

  ····

  晚上八点正。

  一家毫不起眼的独栋别墅里。

  达叔、标叔、华叔三人正围坐在桌子前,分析着目前西贡白F市场的局面,以及商讨着如何应对这个突然的变数钟文泽。

  忽然。

  大门被人从外面给撞开了。

  “警察!”

  手持点三八的宋子杰第一时间冲了进来,枪口对准着三人:“不许动,双手抱头原地蹲下!”

  随着他喊完。

  身后跟着的六个警员一股脑的冲了进来,一个个荷枪实弹的枪口瞬间瞄准。

  “……”

  达叔脸色一变,几人对视了一眼,各自动作熟练的双手抱头蹲了下来。

  “铐上!”

  宋子杰一声命令,警员立刻冲了上去。

  “你们干什么!”

  “我们在一起聚会也犯法嘛!”

  “聚会当然不犯法的。”

  宋子杰手铐卡进达叔的手腕,特地往里面多卡了两扣:“但是呢,贩买BF就犯法了,你们这个聚会,还是去里面聚吧!”

  “巧了,原本是四个一起抓的,现在倒好,三个人在一起倒也省的我跑了。”

  达叔瞬间分析出了宋子杰这句话里面的巨大信息,他的脸色虽然没有变化,但是眼神却明显的闪躲了几下,看向标叔等人。

  “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就是就是,你们在说什么我们听不懂!”

  “我们都六十多岁的人了,你说我们卖F,信不信我告你诽谤啊!”

  三人立刻就反驳了起来。

  “潮州佬、盲蛇、傻标!”

  宋子杰咧嘴笑了笑:“这三个人一个都跑不掉的,他给你们做事,他们都被抓了,你们还在这里装什么呢!”

  “笑话!”

  达叔听到这里,反倒是安心下来了:“我倒要看看你能拿我们怎么办!”

  “我现在打电话叫律师过来!”

  宋子杰说出的这三个负责散货的帮派大佬,在达叔眼里那都是最外层用来吸引警察火力的马仔而已,他们藏在幕后,隐藏的可深呢。

  即便是他们三个人反水,警方也不可能能查到他们头上来的。

  所以。

  他丝毫不慌。

  说着。

  达叔挣扎着就要去拿旁边的做鸡,却被宋子杰一巴掌拍在了他的手上,把他伸出去的手掌又给打了回来,声音清脆。。

  “后生仔,做人不要太绝对!”

  达叔阴沉着个脸,冷冷的盯着宋子杰,咬牙威胁到:“我有钱,而且是很多很多的钱,我的律师很快就会把我保释出去的,信不信我出来以后,进去的那个人将会是你!”

  “我会让你拔了身上的这层皮,求着我放过你!”

  “你在想什么呢,还想着自己会没事?还威胁我?!”

  宋子杰冷笑一声,目光与之对视:“你以为,我们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会抓你们?!姚长青此时还在恒连吧?”

  “现在也有人去找他了,你们四个人谁都跑不了!”

  “呵呵!”

  达叔冷笑着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我就不走,有本事你把我拖出去!我可以告你们的啊!差佬了不起啊,扑街!”

  “汇丰银行,账户是...”

  “渣打银行,账户是...”

  宋子杰张口就来,熟练的报出了几个银行账户来:“不知道这些账户上的交易流水你们能不能说得清呢?”

  “我...”

  达叔听到这里,整个人再也沉不住气了,脸色巨变。

  宋子杰把恒连操控资金的账户说的一清二楚,那就说明他们已经露了!那些账户一旦被警方盯上,那么就压根经不起查。

  只是。

  他怎么也想不通,这几个账户极其隐秘,除了他们四个人意外没有第五个人知道,这帮差佬是怎么知道的?

  “阿Sir,我有话跟你说。”

  达叔简单的组织了一下语言:“麻烦你让他们出去一下。”

  “哦?”

  宋子杰摸出香烟来点上,一口烟雾喷在达叔的脸上:“没可能的。”顿了顿,他又笑道:“要不要控告差人抓人期间抽烟啊?!”

  “五百万!”

  达叔沉不住气了,张嘴喊道:“在场的人,一人五百万!现钞,直接给你们!”

  宋子杰冷笑:“呵呵!”

  “一千万!”

  达叔直接就急眼了,红着眼睛,眼珠子大瞪的嘶吼到:“每个人一千万,一千万,只要你们放了我,钱立刻到位,我们现在就离开港岛,再也不会出现!”

  “一千万啊,这是多少钱啊,你们没有见过这么多钱吧?哪怕是当一辈子差佬也赚不到这么多钱的,就靠着你们那点薪水,永远也买不起房子,放了我们,钱就是你们的!”

  “你们也不用再卖命了,立刻就能过上人上人的生活!”

  “房子,钞票,靓女,瞬间就能拥有!”

  “放了我啊!”

  达叔几乎是歇斯底里吼出来的。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港九本色》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