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仙门种田手册 > 第二百二十一章 金身(二合一)

第二百二十一章 金身(二合一)


  舰队面临的局势在朝好的方向转变,但陆渊这边却有些不容乐观。

  他被偷袭了。

  放嘴炮是要付出代价的,作为嘴炮的受害者,陈华显然不是能置之一笑的大度人。

  陆渊的话音刚落,便有一柄极难察觉的飘忽剑光抵近他身前。

  陈华似乎仍是想要活的陆渊,所以这柄飞剑的目标并不是头颅、心脏等要害处,而是瞄准了丹田横拍过去,意图暂时打断真元流通,封闭丹田与窍穴经脉之间的联系。

  即使只是封闭一瞬,对于陈华来说也已经足够了。

  没了真元,修者的手段就去了十之八九,单凭神识玩不出多少花样来。

  那样他就能够尽早将陆渊带走。

  但他显然低估了陆渊的谨慎程度。

  剑脊甚至未曾触碰到流溢着金黄色彩的角犀铠,便被层层展开的光幕挡了下来。

  自动触发的护身法器不是烂大街的货色,在双方实力差距不是很大的情况下,很难损毁,像瞿向那样法器报废的状况比较少见。对于大多数修者而言,一件也就够用了,谨慎些的会再备上一件以防意外。

  但挡在近乎透明飞剑前的光幕,层层叠叠,难以计数。

  即使为了留下陆渊性命,陈华没有尽全力,但在他的面前,三阶以下的护身法器也都跟纸片没什么区别。

  但他的飞剑并没有打破哪怕一层光幕。

  那些光幕色泽纯正,供能稳固,均在三阶之列。

  “无耻!偷袭!”

  “不讲武德!”

  陆渊差点跳起来!

  他生气的不是因为在谈话间,陈华便动手了,而是因为袭来的飞剑。

  这柄飞剑材质透明,主材是琉璃晶,这种材质,放在清水中就像融进去似的,找不出半点不和谐,极难区分。

  雕琢而成的器物在视觉层面就已经很难察觉,偏偏这飞剑上所添加的纹理,除了偏转光线之外就是遮蔽神识,隐匿行迹。

  这意味着陈华的飞剑在修者常涉及的各个层面都极难被察觉。

  陆渊在陈华出剑的时候,心中就浮现出警兆,但却难以在那一瞬间找到威胁的来源,等他发觉之后,近乎透明的飞剑已经触发了晶石填充的护身法器。

  更令陆渊觉得难以置信的是,陈华堂堂一位只在真君之下的真人,对自己这样一名弱小无助的归真境界修者,居然还用这种偷袭的手段。

  唾!真是令人不齿!

  然而陈华似乎并不同意陆渊的说法,他冷哼一声,

  “你也不是什么好货色。”

  他的五指张开,真元鼓荡之间,掌心上空出现了一团薄雾一样的绿色絮状物体,如果不仔细探查,它们的存在也极难被察觉。

  那是陆渊定向加点的大菟丝子,作用是在修者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汲取真元与血肉。

  陆渊撇撇嘴,本是想无声无息之间给面前的陈华套上一层减益状态,没成想被逮个正着。

  或许大菟丝子面对寻常的金丹修者,还能够发挥相当的作用,但是挡在陆渊面前的是号称金丹之上、元婴之下的陈华。

  他的神识、身神、真元、乃至体魄等方面,都已经超过裂丹小境界的修者,大菟丝子虽然能够作为一种极为隐秘的手段,却仍然难以瞒过他的神识。

  “芒山现在只有十二名器师,别说他们本来就不擅长争斗,单论境界,最高者也只在真丹小境界,比我差了不止一筹。

  你是太华的人,应当有些见识,该知道这种差距很难弥补,就算他们一起上,也未必是我对手。

  我可以再给你一个机会,现在放弃抵抗,我可以仍然可以考虑留你和他们一条性命。”

  陈华单掌一握,将手中那抹绿意碾成不可见的碎屑。

  那些光幕虽然繁多,但对他而言,仍然不是难以突破的屏障。

  陆渊在器师方面的造诣,尚还没有达到乙上房的标准,许多三阶法器都不在能力范围之内,因此他所做的法器,大多适用于虚丹、铅丹和真丹境界的修者。

  而现在陆渊需要面对的,却是陈华。

  一个能够靠着身神与神真的沟通,将己方大部分符箓与法器的威能大幅削弱的陈华。

  陆渊掏出一张符箓,感受其中的变化,而后默默收了回去。

  陈华所言确实不虚,这本是元婴境界对其下境界才有的碾压,现在这种特性,出现在了陈华身上。

  虽然压制的效果并不足以同真正的真君相比,但也足以验证他言辞的真实性。

  如此一来,陆渊最为依仗的手段之一--符箓,便暂时失去了效用。

  “唉。”

  陆渊的叹息有些许无奈,这时候要有支自己的舰队,非得用主炮把这对自己图谋不轨的老阴比打成齑粉。

  他清了清嗓子,正色道:

  “放你娘的屁!癞蛤蟆也想吃陆爷这块天鹅肉?”

  嘴炮没用,但是爽啊。

  对于敌人,陆渊从来不吝于对他们的身体和心灵进行双重打击,反正不管是陈当还是陈华,都是死上一百次也不足惜的家伙。

  神识灌入暗金扳指之中,这一片的灵气以极快的速度变得稀薄,而与之相对的是,陆渊身边的灵气却愈加浓郁。

  阵法的功用,无非是给自己加增益,给敌人套减益。

  陆渊是这么觉得的,旋即手指微动,将那股只可意会的阵法大势压在陈华身上。

  于此同时,几座并不重要的阵法被陆渊迁过来,以限制陈华的活动范围。

  陈华四周的空气逐渐变得粘稠,有一股沉重的压力,压在他的躯干四肢之上,每当他想要朝一个方向运动时,也总会有凭空生出的风裹挟粘稠的空气,阻挡去势。

  陆渊利用权限,营造了一小片针对陈华的无形场域。

  体魄会被拘束,但神识不会。

  在这片场域形成的同时,一层护身法器的光幕砰然碎裂!

  透明飞剑不再以剑脊相对,只在刹那便将护持身周的外层护盾穿透。

  随着光幕的破裂,陆渊腰间的一枚吊坠儿耗尽了存储的力量,莹莹光辉陡然黯淡。

  然后是第二层,第三层...

  刺耳的破碎声接连不断,一层又一层护持神光被贯穿击碎。

  但陆渊不为所动。

  三枚漆黑如墨的正四面体从他身后遥遥升起,盘旋在脑后。

  那是千年份褐神香为材的菱念,能增神识,强神念。

  与之一同从百宝囊中涌出的,还有飞蝗一般密集的飞剑。

  “宗内有位真人,曾教我如何以神识捆缚一堆法器,来使它们做到同样的动作,当然,这样做的结果是威力和准头都远远不如御使一柄飞剑来的好。”

  蜂拥而出的飞剑分成三股,在陆渊身边次第排列。

  每一股都以一枚褐神香为核心,受它驱使,而三枚褐神香则受到陆渊的总辖。

  一心多用的法门他一直在修习,时至今日,已经能够勉强将神识分成三股,每一股都对应着一枚褐神香。

  “但今天不一样,虽然准头还是不行,但我有能力为这三十六柄飞剑灌注足量的真元。”

  在大阵的加持下,陆渊身体之中的真元源源不绝,运转之中稍有空缺,便会被快速转化的浓郁灵气补足。

  早在半年前,陆渊初入归真的时候,便将自己的真元同各位门内真人作了比较,结果是他独有的金色真元,在品质上不输于真丹小境界的修者。

  他同真正的真人所差的,并不是真元的质与量,而是精气神三项融而为一后衍生出的身神。

  故而这三十六柄飞剑单一御使所具备的威能,并不输于一般的金丹境界修者。

  剑光如喝醉酒的流星一般朝陈华飞去,在御使过程中,根本无法排列成整齐的队列。

  但以眼下的情况而言,只要攻击面广就足够弥补这个缺点。

  然而密集的剑光也遭受到同样的窘迫境地,它们尽数被一层虚幻的盾牌拦下,无法触及无灵场域之中的陈华。

  陆渊的符箓威能受到限制,但陈华的没有。

  “你很麻烦。”

  陈华皱起眉头,原以为会是手到擒来,在极短的时间内便能带着需要的东西离开大阵,而后远远地离开此界,寻一个安生的地方破开壁障。

  但眼下耽误的时间,已经远远超出预想。

  透明小剑停下了动作,隐没不见。

  陈华拈出一道六寸长,两寸宽,与符箓等同大小的棕色薄木牌,上面篆绘着血色的神真名讳。

  木牌表面没有任何光华流转,但却自会让人凭空生出一种极为危险的感觉。

  粘稠的空气,在它周围缓缓流动。

  “停下抵抗,扔掉法器,乖乖跟我走,不然现在居于芒山的所有人都会因为你而死。”

  陈华的神色,已经不如刚开始轻松,这样下去,会消耗太多无谓的时间。

  黑袍人是他请来托住芒山元婴的帮手,但也仅限于此,太华的元婴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回返,那时便再没有机会了。

  他手中所持,乃是四阶符箓。

  寻常四阶符箓,已经堪比元婴道术,而他手中的符箓威力却要比寻常符箓更为巨大。

  陆渊出身符器阁,自然不会认不出来,他拧起了眉头。

  这里毕竟是护山大阵内部,如果这道符箓在芒山被激发,那么确实如他所言,很难有人能够幸存。

  即使躲藏在工事和枢纽之中,也难有活路。

  那么就只剩下一个办法了。

  神识电转,将周围情景纳入感知,暗金扳指的权限,让他能够轻松探查各处,除非是如陈华一般,不知用了什么办法将自身裹在天然的鳞叶木中,否则绝没有什么能够逃过感知。

  除此之外,陆渊也能够动用权限,调动阵法,将其他人等的神识阻隔在外。

  在确定周围无人,且已经屏蔽了所有神识之后,陆渊才放下心来。

  他催发了木鸮。

  这等层次的神识攻击,难以对陈华造成大的损伤,甚至假如他携带了专护神识的法器,受到的伤害更是会进一步减小。

  可不管怎样,陈华都需要一点点时间来应对这道神识攻击。

  而陆渊要的就是这一刹那。

  一个幽深的洞口在陈华脚底出现,将他和陆渊吞没进去。

  原地只剩下那片无灵的场域。

  ......

  ......

  突然的神识攻击让陈华恍惚了一瞬,等他再次睁开眼睛时,看见的是漫天的符箓。

  不知道有多少明黄的符纸从天上飘落。

  它们无一例外都是三阶,并且似乎都已经被激发,只是发挥效用的时间被某种手段所推后,才没有在第一时间爆裂。

  此刻这些价格昂贵的三阶符箓,像是雪花一般纷纷扬扬地落下来,根本数不清其中到底有着多少张。

  陈华有些疑惑,因为他不明白自己究竟是怎样来到这片长着许多圆形叶片的荒野上,而陆渊又去了哪里。

  而且,三阶符箓对他来说,效果极为有限。

  即使这里有着至少数千张符箓,在他的护身法器以及符箓配合下,也难以带来足以致命的伤害。

  话虽然这么说,但还是及早远离这堆符箓好。

  但就在他抬脚的时候,远处传来了刺目的金光,而且这光越来越盛,以至于不能直视。

  于此同时,身边的符箓也都开始透出光亮,下一息它们就将爆裂开来。

  没用的,陈华自忖。

  他瞬时撑开护身法器和防护符箓,并欲以自身高于金丹,更接近元婴的身神来勾连神真,以此来将受到的伤害减至最低。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仙门种田手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