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快穿女配又在打脸了 > 390不做工具人的千金(4)

390不做工具人的千金(4)


  大抵看热闹是人类的天性,原本在街上见义勇为的那些百姓也跟了过来。

  这便导致了官差后面坠着一大群人,跟着热热闹闹的进了县衙。

  也亏得县衙还是允许百姓观看的,所以倒是也不碍事儿。

  而孟秋看着那群百姓眸子更是明亮至极,人越多越好啊,到时候苦肉计用起来效果才更好。

  等孟秋和木家夫妇被叫在堂中跪下时,官差也急忙地去把县令给找了过来,还顺道说了说原委。

  以至于等县令到县衙的时候,大致已经知道发生了何事了。

  现在百姓还算安居乐业,所以县衙的官差县令基本上都是闲着空着。

  如今掌事的县令是一个有抱负有理想的人,老是想干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或者想让自己好官清官的名声远扬,可惜一直苦无机会。

  来这小城当了几年的县令了,也就处理了几桩偷鸡摸狗的小案子,县令着实有些无奈啊!

  如今这个事儿,县令其实也没当回事儿,不就是一对夫妇教训自家女儿吗?错就错在不该在城中做这事,还拿着刀吓着了城中百姓,只需要训斥一下这对夫妇,这案子也就结了。

  虽然无趣,但对于无案可查的县令而言,也算是聊胜于无了。

  简单的过了一道升堂的程序以后,县令例行公事般的问了问事情经过,本来打算在木家夫妇说完话后,就训斥他们一顿,这事也就过去了。

  没曾想,木家夫妇才答完话,这半路就杀出来一个程咬金,木家这女儿自动接上了话,还语出惊人道,求县令将她的户籍从木家给迁出来。

  县令顿住了,看热闹的百姓们也安静的下来,唯独木家夫妇被气坏了。

  木母一时就忘了自己身在何处,竟是破口大骂了起来:“好你个赔钱货,老娘就知道你是个白眼狼,居然还想把户籍迁出去,老娘告诉你想都别想。”

  县令这才反应过来,皱着眉对木母道:“肃静,”然后又转向孟秋道:“这位小姑娘,你可知你在说什么?”

  木母见着县令的模样,当即就吓着噤了声。

  而孟秋却是从容不迫道:“民女自是知道。”

  “既然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那你就也该知道像你这样的小姑娘,若是独自一人,怕是没有办法生活的。”县令说到这,摇了摇头接着说:“本官虽然不知道你家中发生了何事?可万事好商量,切莫冲动。”

  孟秋却是伸出了一双手来,坚定的看着县令说:“大人有所不知,但凡不是被逼无奈,民女也不会出此下策。大人请看民女这一双手,民女今年不过年过13,可一双手却满是老茧丛生,家中的事情事无巨细,全是民女一人在做也就罢了,可养父母依旧不依不饶,每日非打即骂,喊打喊杀!”

  说到这,孟秋苦笑一声道:“往日挨着打骂也就罢了,今日他们竟是动刀子了,民女如今也算是清醒明白了,哪怕民女再如何把他们当亲人,他们也只是把民女当做会做事的畜生罢了。虽然民女是捡来的,可这些年这个家几乎都是民女一人撑起的,也全当是还了他们的恩情,现在民女只想要自由,求大人恩准。”

  县令闻言细细的看向她的手,见着上面果真布满老茧,顿时就蹙起了眉头来。

  县令再看向木家夫妇的手,虽然称不上细皮嫩肉,可也没什么茧子,一看就不像是做惯了活的人。

  当下县令心里就信了孟秋的话,对这夫妇俩的感官也变得不好了,“你们夫妇又怎么说?”

  木母倒是想怒骂孟秋的不孝顺和翻脸不认人,可见着县令冷下了脸,她只能小心翼翼地辩解道:“她本就是民妇捡来的,为家里做些事情也是天经地义的事,要不是民妇捡了她回来,她早就被野狗给叼去吃了。至于打骂,这要是不凶狠些,谁知道她会不会偷懒耍滑?”

  县令越听她的话,眉头皱的是越紧,这么小一个姑娘都为你这个家当牛做马了,你还又打又骂怀疑别人偷奸耍滑,属实不是什么人干事,也难怪别人不想干了。

  县令闭了闭眼,忍着怒气又问:“那如今这小……木芽想迁出户籍,你们夫妇可同意?”

  好不容易将人养的这么大,马上就可以定亲收银子了,哪能让人迁出户籍?

  木母当然不同意,木父亦是摇头,想都别想。

  县令见状,只得替那小丫头可惜,他当然可以强判,不过他倒是没觉得事情严重到这个程度了,所以便打算息事宁人,说和说和算了。

  不过县令还没说话,孟秋就看出了他的念头,当即强硬的开口道:“还请大人成全民女的心愿,不然民女以后的日子怕是没有盼头了,还不如现在就一头撞死在这案堂上的好,也免得回去还受些罪,只是那时难免污了大人的名声,还请大人莫要怪罪的好。”

  这话看似请求,其实已经和威胁无疑了。

  县令倒是没想到这丫头性子这般烈,当真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不过她这威胁还真是威胁到了点子上,他是要做清官的人,自然是最看重名声,哪能真让她撞死在这公堂上?

  而那些围观的百姓们闻言,亦是帮着孟秋说和了起来。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快穿女配又在打脸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