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我演不下去了 > 10.第 10 章[抓虫]

10.第 10 章[抓虫]


  第十章

  牧沐的动作让陈黎十分惊讶。

  他从未见过牧沐这样慌张的模样。

  是因为那个结婚对象?

  陈黎略一思考,站起身飞速洗干净手,拿过放在一旁的眼镜戴上,给房间挂上“清理中”的牌子,抬脚跟上了牧沐。

  牧沐听到后边的动静,转头看过去:“还有事?”

  陈黎推了推眼镜:“你还没有签字记录。”

  “?”牧沐脚步一顿,茫然。

  签字记录?签什么字?记什么录?

  牧沐定了定神:“在哪签?”

  陈黎也没发觉什么不对。

  以前都是他取到房间里给牧沐签,今天提前出来了,牧沐不知道在哪签也正常。

  “前台。”陈黎答道。

  牧沐点头,脚步飞起。

  陈黎跟在牧沐身后,看着对方飘飞的长发,对牧沐的结婚对象产生了一丝好奇。

  他本来以为,跟这位姐结婚的是个老倒霉蛋来着。

  毕竟新婚燕尔,对普通人而言,正是恨不得向全世界宣布自己的幸福的时候,牧沐出门却连婚戒都不戴。

  结合一下牧沐婚前的行事作风,简直就是把“姐要绿人”四个字明晃晃的挂在了脸上。

  但现在看来,能让牧沐慌成这样,那位勇士似乎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倒霉蛋。

  陈黎想着,问前台拿登记板,转头瞥了一眼牧沐。

  牧沐左顾右盼,心慌气短。

  原文里,关于易安宁的标签,最明确的只有一个“笑面虎”的称号,因为这个人表面就像他的名字一样温驯,实际上是个不择手段的家伙。

  但让牧沐从一个称号辨认出一个真实存在的人,这实在是太过于为难阿宅了一点!

  牧沐焦虑抠手,试图回想关于易安宁的外貌描写,理所当然的想了个寂寞。

  那作者连男主角的外貌都没详细描写过,还指望别的配角有什么外貌描写?

  柳高明被他写了个橙红色的头发已经是超常发挥了!

  可恶!

  如果他有机会回去,也要涉足网文界,把笔下的角色都安排上五颜六色的头发,避免发生穿书之后不认识人的惨案!

  牧沐被不描写外貌的作者气的脑无伦次!

  但即便气成这样,他也无从得知易安宁的长相,只能盯着大门,恐惧每一个从大门口进来的人。

  呜。

  我只是区区一个阿宅而已啊。

  牧沐哽咽。

  还是得早点跟秦煜城划清界限,不然他迟早有一天要从交际废物进化成社恐。

  陈黎从前台那里接过牧沐的登记板,一转头,就看到牧沐双手把包拎在身前,犹如放哨的狐獴一般警惕地盯着大门口,惟妙惟肖。

  陈黎扶了一下自己下滑的眼镜。

  看来跟这位姐结婚的,确实不是什么普通的倒霉蛋。

  应该是个比较勇猛的倒霉蛋。

  总之逃不开是个倒霉蛋就是了。

  陈黎拿手里的记录板在牧沐面前晃了晃,看着牧沐转过身,把记录板放到了前台台面上。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陈黎不认为牧沐结了婚就会收敛,现在的慌张并不能说明什么,或许过不了多久就会故态复萌。

  牧沐把记录板放正。

  记录板夹着一沓表格,表格封面是黑底金边的卡纸,印着顾客vip号码和名字,以及负责的美容师。

  负责牧沐的美容师就是陈黎。

  牧沐翻过封面,一眼就看到了整齐漂亮的原主签名,还有与整齐漂亮的签名截然相反的、参差不齐宛如狗啃一般的满意度勾画。

  牧沐:“……?”

  牧沐一愣,看向记录板上的客户意见栏。

  上面写满了“笑容太少”、“聊天不回”、“死板”、“不够温柔”、“发型万年如一日”之类让□□头梆硬的意见,看笔迹,是出自原主之手。

  与之相匹配的,是对美容师乱七八糟的满意度评价。

  原主一个非常满意都没勾,只打中差评,这个评价没什么规律,大概是随意乱画的。

  牧沐:????

  牧沐转头看向陈黎。

  陈黎手插在白褂口袋里,脸上平平淡淡的,没什么表情。

  牧沐重新看向眼前的记录板。

  原、原主……竟然是这样的人设吗?

  当着别人的面勾“非常不满意”还备注“微信邀请语气不够可爱”这种事,但凡是个有点情商的人都干不出来吧??

  不是温柔善良吗?

  这从上到下从里到外横竖左右都看不出温柔善良在哪儿了?

  原主打了这么多差评中评还不换美容师,这明显就是在故意刁难人吧?

  那真是怪不得陈黎不喜欢原主。

  牧沐看着记录板,神情凝重。

  糟糕了。

  他好像搞错了人设。

  但秦煜城他……

  牧沐脸逐渐皱成一团。

  秦煜城对温柔善良女孩子的人设接受得好像挺好啊?

  陈黎看着皱着眉思考的牧沐,估计这人又在琢磨用什么理由来给他差评了——这似乎是这女人的乐趣来源之一。

  陈黎不耐烦继续应付,敲了敲桌面,提醒:“不是有急事吗?”

  啊对哦!

  牧沐一惊,顿时从原主人设垮塌的思考之中抽离出来,把所有项目都勾了个非常满意之后,在陈黎惊愕地神情之下,匆匆签下了自己的狗爬字。

  通常来讲,就算字再怎么狗爬,自己的名字也一定是爬得最好看的那几个。

  牧沐也一样,他写别的字不怎么样,但签自己的名字还是横是横竖是竖的。

  只不过跟原主明显练过的字一比,他那一手.狗爬仍旧显得格外扎眼。

  牧沐看着差别极大的两种字体,头皮发麻。

  他做出一副急匆匆的样子,刚签完就把笔一扔,转头飞速开溜。

  再见!

  阿宅不会再来这个是非之地了!

  剩下的机缘让原主自己来取吧!

  我八字轻!受不住!

  牧沐脚步匆匆,离开美容院之后,一头扎进了附近颇多人游玩的白沙滩。

  人这么多,就算易安宁出来找人,一时半会儿怕是也找不到。

  六点半的海风已经带上了几丝凉意。

  牧沐找了空着的休息椅坐下,抱着包,看着夕阳下的人群与海洋,想了想,举起手机,取景。

  牧沐一直以来都住在内陆的山城,大学也是在省内上的。他的整个人生从零到穿越,只离开过一次山城。

  那次是为了去帝都求医。

  那一趟出去的时候是两个人,回来的时候就只剩下了他和一罐灰。

  如今已经是下班时间,人来人往的沙滩热闹无比,混乱无序的在沙滩上嬉笑打闹着,隐约还能看到几颗随着潮汐起伏的脑袋。

  牧沐拍下了在海边搭了个帐篷的家庭,拍下了正趴在沙滩上甜蜜亲昵的情侣,又拍下了远处的烧烤摊,最后举着手机将视角对准了天上。

  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前,他没有亲眼见过海洋,也没有触碰过这样细软的白沙滩。

  更不知道滨海炎炎夏日的夜晚将至时,海与夕阳会把天幕与云层染成绵软的粉色。

  牧沐看着镜头内外的绚烂,直到手臂开始对阿宅提出抗议了,他才回过神来,按下了快门。

  回头洗出来,烧给他妈。

  希望这些漂亮热闹的景色隔着一个世界也能送达。

  牧沐想着,放下手,翻着刚刚拍到的照片,留下了最满意的几张。

  然后他抬起头,发现有人站在距离他三步远的地方,看着他。

  牧沐:?

  牧沐下意识转头看了周围一圈,发现周围好像没有多余的休息椅了。

  来蹭休息椅的?

  牧沐干脆往旁边挪了挪。

  一个休息椅能坐至少三个成年人呢!

  来人见他让开了位置,露出个笑,上前来,却没有坐下。

  他对牧沐伸出了手:“牧沐小姐,这一次,要不要跟我去喝杯咖啡呢?”

  牧沐一愣,然后脑子里叮铃哐当稀里哗啦的什么锅碗瓢盆都敲打了起来。

  这次!

  喝咖啡!

  牧沐捕捉到这两个关键词,冷汗“唰”地一下就下来了。

  他直起腰,盯着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紧张地抠紧了手里的包:“……易先生?”

  “是我。”易安宁点了点头,失笑,“看起来我没给你留下什么印象。”

  牧沐:“……”

  不不不不,您给我留下的印象可深刻得不能再深刻了。

  跟原主一起狙死了秦煜城一次的,不就是您吗!

  牧沐浑身僵硬,干巴巴地扯了扯嘴角:“您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稍微问了一下陈黎。”

  牧沐:“……”

  草!我后悔了!

  我就应该发挥原主打差评的优良传统,再把陈黎钉死在“泄露客户隐私”的耻辱柱上!

  阿宅震怒!

  顺便在震怒的空隙里打量了一下易安宁。

  易安宁穿着件黑色的开领t恤搭军绿收脚工装裤,脚上踩着一双白色浅口运动鞋,整个人看起来爽朗又帅气,根本分辨不出年龄。

  跟在家大码居家服,出门直接套正装的某位秦姓工作狂完全不一样!

  易安宁是个会打扮自己的男人!

  他还有一张好看的脸,笑起来就像是风拂过水面撩起的涟漪!

  但那又怎么样呢?!

  牧沐绷紧了身体。

  秦煜城虽然不会打扮自己,但是他穿正装就很好看了!

  秦煜城其实也会笑,只是笑得少,他一笑起来就像是阳光底下的麦浪,让人暖烘烘的,一看就充满了幸福感!

  但那又怎么样呢?!

  这两个大帅比在阿宅面前,都是索命的恶鬼!

  我好苦啊!!

  牧沐握紧着包,无心欣赏眼前的帅哥,甚至想化身冲天炮“咻”的一下,直接蹿出十万八千里之外。

  冷静,冷静,往好一点想。

  牧沐抿着唇,开动脑筋。

  至、至少从陈黎和易安宁的态度来看,原主跟易安宁暂时还只是一面之缘!

  他们连联系方式都没有交换,第二次相逢的缘分都是陈黎强行牵起来的!

  简单点来讲,他们不熟!

  牧沐意识到这一点,感觉心里的包袱瞬间放下了一半。

  易安宁敏锐地察觉到了牧沐的排斥。

  他顿了顿,脸上笑容未褪,只是带上了些许的遗憾:“我这次也约不到你吗?”

  牧沐:“……”

  您好,亲亲,是的呢!

  不仅这次约不到,下次也约不到,下下次也约不到呢,亲亲!

  既然不熟,那就可以直接拒绝!

  牧沐桃宝店主的本性又再一次冒出了头。

  能得寸进尺就千万不要原地踏步!

  牧沐梗着脖子,仰头看着易安宁,磕磕绊绊又十分坚定地:“抱、抱歉,以后也没有机会了。”

  易安宁脸上的笑容一僵,苦笑:“这么干脆的吗……?”

  别了别了别了。

  这位大兄弟,我可是在救你啊!

  牧沐这么一想,使命感顿时就上来了。

  他这可是在拯救易安宁,让他不至于变成第二个惨遭骗婚的受害者!

  让他逃脱变成太平洋上鱼饲料的命运!

  易安宁似乎不想放弃,他沉默片刻,张口。

  牧沐直接抢话,堵死了对方还没说出口的下一句:“我已经结婚了。”

  天呢。

  秦煜城这煞神在这种奇奇怪怪的地方可真好使!

  易安宁愣住,他的目光扫过牧沐干干净净的手,顿了顿:“你不需要用这种借口给我台阶……”

  “是真的。”牧沐又打断了他。

  易安宁看着牧沐,不说话了。

  其实他见过牧沐。

  在某一次商业晚会上,还是少年的牧沐跟在他爸爸和哥哥身边。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我演不下去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