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我演不下去了 > 11.第 11 章

  第十一章

  牧沐感觉自己天灵盖都要吓翻开了。

  苍天呐!

  您可收了神通吧!!

  孩子还小,受不得这刺激!!

  牧沐的近视眼还带点散光,看不太清十米之外的秦煜城的表情。

  ——虽然正常视力这个距离好像也看不清!

  但这种时候,看不清好像反而比看得清要好那么一丢丢丢丢!

  至少、至少秦煜城也看不清他的表情!

  牧沐头脑空白一片,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怎么办!

  怎么办啊!

  现在的场面完全没有在阿宅的想象范围之内!

  易安宁顺着牧沐转头的方向看过去,也看到了坐在车上的秦煜城:“怎么了?”

  牧沐一个激灵清醒过来,转回头,看向易安宁。

  那眼神,宛如正跟一个即将赴死的战友告别。

  易安宁:“?”

  牧沐视死如归:“接我的人来了,我先走了。”

  易安宁闻言,再一次抬眼看向等在那里的秦煜城。

  跟背对着马路的牧沐不同,易安宁一直是正对着的。

  他知道那辆车已经在那里停了一会儿了,只是没想到是来找牧沐的。

  车里的是这位小少爷的新猎物?

  易安宁琢磨着:“那是来接你的?”

  “是的。”牧沐点头,拎着包站起来,深吸口气,“我走了,拜拜。”

  易安宁收回目光,看了牧沐两秒,才笑着点头答道:“再见。”

  别了,好兄弟。

  还是别再见了!

  这阴间福气,孩子真的受不住!

  牧沐不答,头也不回地走向停在路边的出租车。

  秦煜城看着缓步而来的牧沐。

  白沙滩上游人如织,海风吹起那一道浅蓝色身影的薄纱裙摆和长发,像正午浅海泛起的凌凌波光。

  秦煜城又扫过还停留在原地目送着牧沐的易安宁。

  这两个人的身影,化成灰了他都认识。

  秦煜城神情冷淡。

  他本以为自己会暴怒,结果此时的心情却出乎意料的平静,脑子里甚至有空盘算如何利用这两人的关系,自己获取利益的同时,把这对狗东西一起抬走。

  牧沐脚步跨得很小,他恨不得这十多米的距离他能走一辈子!

  但十多米,就算一米拆成三步走,每秒一步,也仅需半分钟就能到达目的地!

  可恶!

  我为什么不是一只蚂蚁!

  阿宅停在了车门外,给自己打气。

  冷静一点牧沐!不要害怕!

  只要表现得足够自然,足够理直气壮,说不熟就可以了!

  而且这又不是说谎!

  牧沐拉开了车门,坐了进去。

  秦煜城偏头看了一眼坐到他旁边的牧沐。

  海风将牧沐的头发吹得有些乱,但即便碎发乱翘,也只是让他看起来多了一分蓬松和迷糊的味道。

  看起来无害极了。

  秦煜城收回视线,对司机说道:“到临江一品阁。”

  的哥应了一声,透过车前镜看了一眼后座上的一男一女,发动车子,心中直呼刺激。

  秦煜城让他停在这里已经有个十来分钟了,说是等人。

  可他也看到了,这位客人一直盯着的,就是坐在休息椅上背对着公路的那妹子。

  在妹子举着手机拍照的时候就在了。

  在妹子被人搭讪的时候也没做声。

  直到手机微信的声音响起,这人才慢悠悠地回复了一句,接着那妹子就转过头来。

  的哥敏锐的嗅到了八卦的气味!

  牧沐整理着头发,等了一会儿,见秦煜城并不出声,只是盯着他,心里七上八下忐忑不安。

  横竖都是一刀,牧沐一咬牙,决定自己凑上去挨这一刀子。

  牧沐仗着头发长能挡住一点从旁而来的目光,晃了晃脑袋,一边用手梳理头发,一边问:“来了怎么不直接叫我?”

  秦煜城的目光落在牧沐正梳理长发的手上。

  牧沐有一双很好看的手。

  白皙,细长,骨节分明。

  这双手穿过绸缎般的黑发,缓慢而细致的梳理时,黑与白的对比强烈刺眼,发尾勾缠着指根,缠绵旖旎。

  秦煜城看着牧沐的动作,正欲回答,目光却捕捉到那双在发丝间穿行的手上,有一些细碎的痕迹。

  似乎是伤疤。

  秦煜城滚到舌尖的话语一滞。

  他可不记得牧沐手上有过什么伤疤。

  秦煜城有心细看,但这双手藏在发丝间,那些细碎的痕迹隐隐约约的,看不清楚。

  牧沐没等到秦煜城的回答,手心里都沁出了汗。

  祖宗!

  祖宗你倒是吱一声啊!

  你不吭声,就显得我很憨憨!

  牧沐梳理头发的动作停下,他放下手,小心地看了一眼秦煜城。

  秦煜城的目光紧随着牧沐的手,却被垂落而下的发丝遮住了。

  他抬眼,与牧沐对上了视线。

  秦煜城忘记了刚刚牧沐问过什么,他只是随意的“嗯”了一声,反问:“刚刚那是谁?”

  “嗯?”牧沐表面一愣,心里咯噔一下。

  来了!

  牧沐绷着脸,冷静地答道:“之前认识的,不太熟。”

  秦煜城看着牧沐。

  这人浑身上下都写满了紧张和慌乱,简直像是把“出轨被抓怎么办”这个问题刻在了脸上。

  秦煜城:“……”

  牧沐演技有这么差?

  还是说现在还没有像后来那样炉火纯青——又或者,他从前对牧沐的滤镜太厚了,以至于压根没觉得对方以前演技稀烂?

  秦煜城一时间不太确定。

  牧沐焦虑抠手。

  无声沉默比质问恐怖得多——尤其是在现在这样相对密闭的环境里,每一秒都是煎熬。

  秦煜城目光再一次落在牧沐纠结在一起的手指上,随意道:“聊了什么?”

  牧沐:“……”

  牧沐沉默一瞬,在瞎编和说实话之间反复横跳了一会儿,最终选择了讲实话。

  “他约我出去喝咖啡。”

  秦煜城眉头一跳:“哦?”

  牧沐赶紧补充:“我拒绝了。”

  “嗯。”秦煜城点头。

  他对牧沐和易安宁之间的联系早有准备,此时连兴师问罪的心思都提不起来——比起这个,秦煜城反而更加关注起他刚刚察觉到的异常。

  他盯着牧沐的手,想要看得更清楚一些。

  秦煜城这样想着,干脆伸出手,摊开:“手给我。”

  牧沐迟疑,他不知道易安宁这事儿是不是就这么被揭过了。

  秦煜城好像一副不在意的样子。

  草,怎么可能!

  秦煜城怎么可能不在意自己头顶的绿帽!

  他要是不在意,原文里易安宁也不至于变成太平洋上的鱼饲料!

  牧沐悲愤。

  阿宅距离鱼饲料可能也只有一步之遥!

  秦煜城提高了一点声音:“手。”

  牧沐回神,打量着秦煜城神情平淡的脸,试探着伸出右手,放了上去,小心翼翼:“怎么了?”

  秦煜城看了一眼牧沐。

  这人浑身紧绷,警惕万分又带着点怂。手搭在他掌心的模样,像只瞪大了眼伸出小山竹试探人类的小猫咪,仿佛只要人类对他展现出恶意,他下一秒就会夺路而逃。

  秦煜城收回视线,看向掌心里的手。

  这只手与他记忆中有所不同。

  它漂亮但不细腻,上边有细碎的疤痕与茧。

  秦煜城眼皮颤动了一瞬,伸出自己的另一只手来:“另一只。”

  牧沐乖乖地伸出了另一只,搭上去。

  秦煜城察觉到这份乖巧,看着牧沐的双手,心中的怪异愈发多了几分。

  左手的伤痕比右手多,右手的茧比左手厚。

  这是一双干活的手——工作、家务或者别的什么,总之,不是记忆中那一看就养尊处优的娇嫩。

  秦煜城指尖擦过牧沐指掌的伤痕与茧,像是探寻着什么一样,摩挲着。

  牧沐感觉掌心被轻轻抓挠,那股痒意从手心蔓延而上,让他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秦煜城的思考被他的动作打扰,抬眼看过来。

  牧沐小声嘀咕:“有点痒。”

  秦煜城眯起眼,薄唇抿起,指尖轻擦着牧沐左手食指指腹上一道大约一厘米的旧疤。

  看起来是一道刀疤,范围不大,创口也不算深,应该有些年头了,不是仔细看、上手触碰,乍一眼也看不出特别明显的痕迹,只隐隐约约的残留着一道白痕。

  秦煜城有十二万分的把握,牧沐——至少是他认识的那个牧沐,手上是没有这么一道疤痕的。

  秦煜城轻描淡写:“不是说想要去掉这道疤吗?”

  “哎?”牧沐一愣,低头看了一眼指腹上的那道疤。

  你妈的。

  他哪知道原主要怎么去掉这道疤!

  牧沐心里骂骂咧咧,嘴上唯唯诺诺:“是……是吧?”

  秦煜城看着牧沐这副含糊其辞不确定的答复,心中疑窦更甚。

  他开始睁眼说瞎话:“你先前拜托我约了皮肤科的专家。”

  牧沐:!!

  牧沐两眼微微睁大。

  他其实更想回到之前易安宁的话题——至少要知道秦煜城对刚刚他跟易安宁同框这件事是怎么看的。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我演不下去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