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我演不下去了 > 13.第 13 章

  第十三章

  我牧沐可以死,但绝不能死在柳高明这傻狗的那张嘴上!

  柳高明这憨批真是浪费了“高明”这个名字!

  给他取这名字的人一定非常失望!

  阿宅狂怒!

  他张口就想解释这件事,而后突然又闭上了。

  糟糕。

  他先前推辞的时候,好像是跟柳高明说了秦煜城也会养绿植,还养得比他好来着。

  牧沐:“……”

  那么问题来了。

  秦煜城会养绿植吗?

  牧沐陷入沉思。

  他只记得原文里,秦煜城一天到晚不是在工作就是在去工作的路上,整个就是一台无情的赚钱机器,身体力行的展现了一个毫无生活情趣的男人是什么模样。

  综上所述,秦煜城看起来实在不像是会养绿植的人。

  可恶!

  牧沐两眼一闭。

  算了不管了,总之一定要在柳高明再一次狗叫之前先发制人!

  “嗯,今天早上遇到的时候,柳高明问我照顾绿植的事。”

  牧沐神情平和,看着柳高明的眼神像是看拆了家死到临头还不自知的傻狗。

  “我告诉他这方面你比我更在行,他还说也要加你来着。”

  傻狗还在埋头苦吃,一边吃一边连连点头:“是的是的,不过我还没买种子和花盆。”

  秦煜城闻言,并没有拒绝柳高明加微信的邀请。他偏头看了一眼牧沐,若有所思。

  看起来,这个牧沐好像知道他对花花草草很了解。

  秦煜城对于花草的了解来源于他的养母。

  他的养父母留下来的那一套郊区的自建房里有个小庭院,从秦煜城记事起,那个小庭院里就总是翠意盎然,随着时节开着各色的花。

  那旺盛又漂亮的小庭院,正是由他的养母一手布置养成的。有了他之后,养父母变得无比忙碌,并不总有时间,于是秦煜城就开始学着照顾它们。

  自小学到的知识和经验延续到了现在,是以,秦煜城对于那些花花草草的了解相当深厚,从前也都是他独自打理这些。

  秦煜城跟两眼发亮的柳高明交换了联系方式,说道:“嗯,我确实对照顾花草略通一二。”

  牧沐一愣,咬着筷子看向秦煜城。

  嗯?秦煜城?略通一二?

  秦煜城这是说的真话,还是在顺着他的话给他台阶下?

  阿宅迟疑。

  秦煜城一个工作狂,怎么可能还有空去捣鼓这些花花草草。

  能耐心好好照顾花草的人,多多少少都讲究“生活”、有那么一点点仪式感情结。

  秦煜城横看竖看上看下看,怎么看都不是那种人耶。

  正在牧沐纠结的时候,又听秦煜城说:“不过我在创业,工作很忙,这种事你问牧沐会更快些。”

  果然!

  牧沐瞬间不纠结了,甚至还有点猜中谜底的洋洋得意。

  柳高明加上了秦煜城的微信,整个人精神抖擞,对着被他放进“宝贝”这一分组的两个新微信账号反复欣赏。

  这个分组里全都是柳高明凭借颜狗嗅觉勾搭到的漂亮姐妹和帅气兄弟,是让他的狐朋狗友们天天羡慕嫉妒,恨不得抢了他手机抄录一份的宝藏!

  今天宝库里又增加了两个新宝贝!

  他之后还能跟这两个宝贝一起吃饭!吃好几天!

  光是想想就令人神清气爽!

  柳高明爽死了,他听到秦煜城提到创业,顿时精神头就更足了:“创业?你干哪一行啊?”

  秦煜城本就有心跟柳高明搭上线,自然不会放过这么个机会:“人工智能行业,做ai云开发……”

  牧沐咬着筷子听着这俩人一边吃饭一边讲天书。

  傻狗看起来再傻,家世条件和见识也摆在那里,对商机的敏锐度非同一般。

  牧沐听来听去,总算是听明白了两个关键点。

  第一、柳高明跟他老子干上了,说要自己干一番事业出来跟他老子打对台,而他爷爷在一边疯狂拱火,把孙子拱出家门自己历练来了。

  第二、原文的第一个大剧情,正是秦煜城和柳高明的合作,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此时应该正是这个大剧情的起点了。

  好。

  那么问题来了。

  这房子秦煜城到底什么时候卖?

  牧沐吃着饭竖着耳朵,满心期盼秦煜城和柳高明能提一嘴买卖房子的事,但一直到桌上饭菜被一扫而空,牧沐也没听到自己想听到的话题。

  牧沐:“……”

  淦!

  这剧情到底怎么回事?!

  好像变了,但又没有完全变。

  牧沐眼巴巴地看着秦煜城开始收拾碗筷,焦虑抠手。

  柳高明一愣,迅速反应过来,开始抢活儿:“放着放着,我来,你俩歇着!”

  这哪能答应的?

  秦煜城摇了摇头,继续收拾。

  可柳高明是谁!

  他天生叛逆,他偏要勉强!

  牧沐看着柳高明裤腿一提屁股一顶,把秦煜城挤到一边,脸上表情直接失控。

  牧沐:“……”草啊。

  你妈的,柳高明这傻狗哪天真的变成鱼饲料了绝对是他自己作的,跟绿帽和阿宅都没有关系!

  秦煜城看着牧沐略显扭曲的表情,深吸口气:“想笑可以直接笑。”

  牧沐:“……噗、咳!”

  牧沐收住,清了清嗓子,努力做出端庄的姿态来,否认:“没有,没有想笑。”

  秦煜城看着牧沐眼里藏都藏不住的笑意,提了提嘴角,皮笑肉不笑。

  嚣张是吧?

  他目光扫过厨房里背对着他们的柳高明,重新坐在了餐桌前,问:“那你在想什么?”

  牧沐:“?”

  在想您什么时候卖房,跟我离婚!

  实在不行,跟原文里一样打入冷宫也不是不行,希望您动作快点,我超喜欢冷宫的!

  牧沐心里想的当然不敢嘴上说,他矜持地答道:“什么都没想。”

  “噢。”秦煜城声音冷漠,“我以为你在想刚刚沙滩上那个男人。”

  牧沐甚至一时都没反应过来。

  他愣了一下,下一秒浑身鸡皮疙瘩都立起来了,连声音都瞬间变弱了:“……我没有。”

  秦煜城看着一提到易安宁就变得心虚气短的牧沐,眯起眼来。

  他也就是不想让牧沐看他笑话,随便这么刺了一下,没想到这人反应还挺大。

  果然还是跟易安宁扯不开干系。

  秦煜城皱着眉,敲了敲桌面:“你心虚什么?”

  “我没……”牧沐话音刚落,厨房里就传来一声碎裂的巨响,打断了他的话头。

  秦煜城和牧沐同时转头看去,发现柳高明愣在原地,地板上碎了两个碗碟,碗碟里的油污四溅,搞得厨房地面一团糟,还放着水的洗碗池里泡泡都快溢出来了。

  “我去看看。”牧沐话音未落,倏然起身,飞速冲进了厨房。

  阿爸的好大儿!

  你这个状况出得可太好了!

  呜呜呜。

  牧沐看着被柳高明失手摔碎的两个碗碟,感动得一塌糊涂。

  组织和人民会记得你们的牺牲的!

  你们的牺牲拯救了一个阿宅,为你们的牺牲起立鼓掌!

  牧沐伸手关掉水龙头,转头看向柳高明,声音温柔得能掐出水来:“没事吧?”

  “没事没事。”柳高明看着自己两手上的泡泡,挫败,“我搞砸了。”

  “你不熟悉家务而已。”牧沐安慰他,“我来吧。”

  “……”柳高明看着乱糟糟的地面,转头看向牧沐,“我……帮忙打打下手?”

  牧沐一想,点点头。

  这个时候如果让柳高明去歇着,他估计会一直记挂着这个事。

  不如看着他,让做点事,他自己心理也有点安慰。

  牧沐拿出了一个单独的垃圾袋,撑开,交给柳高明:“你捡一下地上的碎片吧,扔到这里面,捡大块的就行,别划伤手了,小碎片我去拿扫帚和拖把来。”

  这个他会!

  柳高明感动:“没问题!”

  牧沐准备去露台拿清洁工具,一转身就撞上了秦煜城的视线。

  秦煜城撑着脸,看着他,似笑非笑。

  这人看起来怎么阴阳怪气的。

  牧沐收回目光,强撑出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脚底抹油从秦煜城边上绕了过去。

  等牧沐拿着清洁工具回来的时候,发现秦煜城已经在厨房里,跟柳高明一边聊天一边洗碗了。

  他悄咪咪靠过去,就听到秦煜城问柳高明:“你上次过来看房子的时候,不是被牧沐拒绝了吗?不介意吗?”

  牧沐脚步一顿,他拎着扫帚和拖把,满脸茫然。

  拒绝?拒绝什么?

  秦煜城在说啥?

  “啊?”柳高明脸上的茫然与牧沐如出一辙。

  但跟并不把很多事情往心里去的牧沐不同,柳高明很快就从“拒绝”这个关键词里,回忆起了前几天跟牧沐头一次的碰面。

  他摇了摇头:“没什么好介意的吧,我们当时第一次见面,我就说以后有问题能不能找她问,被拒绝太正常了。”

  牧沐站在厨房门口回忆了一下,想起来了,是有那么一回事,后来他回家还跟秦煜城推销了一下柳高明这个买房干脆利落的大款来着。

  ……但他好像没有跟秦煜城说过什么拒绝的事。

  要不是柳高明提起来,阿宅自己都不记得还有这么个插曲!

  牧沐看着秦煜城的背影,握紧了手里的扫帚,感觉背后凉飕飕的蹿着冷风。

  这个人是在套话吧?

  他一副轻飘飘宛如唠家常的样子,套话套得倒是很熟练很有效率嘛!

  牧沐心里咯噔一下。

  糟糕。

  秦煜城不会已经套过他的话了吧?

  阿宅汗毛直立,试图回忆自己有没有说过什么不该说的话。

  秦煜城确实是在套话。

  他余光瞥见了牧沐站在厨房门口的身影,不仅没有收敛,反而声音略微提高了些,一副惊讶的样子:“你和牧沐第一次见面?我以为你们见过几次了。”

  牧沐:???

  什么意思?你什么意思?!

  真就怀疑你小弟要送你绿色大礼包是吗?

  这位兄弟,您可行行好吧,用您脖子上的球型玩意儿想想,谁会出轨柳高明啊?就他这样的,指不定还没勾搭上就已经暴露了!

  “我跟牧沐确实是第一次见,我这个人吧,有点过度自来熟。”柳高明半点没察觉到秦煜城的试探,还傻不愣登喜滋滋地,“因为是第一次见,所以被拒绝了呗,牧沐一个姑娘家防备我很正常嘛。”

  秦煜城被“姑娘家”三个字震得手上动作一滞,瞬间想到了那天半夜在牧沐房间里看到的假胸。

  秦煜城:“……………嗯。”

  牧沐:“……”

  牧沐心情有点复杂。

  有点想骂人,还有点同情柳高明。

  在场的三个人,一个在套他话,一个是女装骗子,只有柳高明自己一个老实人,傻了吧唧的说实话。

  草。

  我愿称这哥为最惨。

  都已经这么惨了,还是不要叫他傻狗了,应该让他多多感受一下世界的善意和温柔。

  牧沐慈悲地看着柳高明,正准备清清嗓子提醒里边的两位他回来了,就听到秦煜城又开口了。

  他说:“你这样不好,当心遇到骗子。”

  牧沐差点当场拍手叫好。

  妙哇!好一出贼喊捉贼!

  “没关系!”柳高明看起来可骄傲了,“我只对长得好看的人自来熟,既然是长得好看的人,骗我也没关系,横竖也就几个钱罢了!”

  “???”

  秦煜城听了都惊了。

  牧沐:“……”

  这傻狗没救了等死吧。

  牧沐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手里一使劲儿,扫帚和拖把叮铃哐啷撞在瓷砖墙上。

  秦煜城回头看了他两秒,又转回头去继续刷碗,不吭声了。

  牧沐也不敢主动搭话,生怕秦煜城跟之前一样突然送出一道送命题。

  不仅如此,他现在对秦煜城主动跟他讲话这事也有点害怕。

  ——看看秦煜城套柳高明话那熟练的样子!

  鬼知道这人嘴里的话哪些是真哪些是假,又有哪些是伪装得自然而然的陷阱?

  也许他已经被套出过什么话了也不一定。

  牧沐光是想到这一点就感觉要窒息了。

  他木然地拖干净厨房的地面,洗干净拖布,慢吞吞挪到客厅,窝进沙发里,抱着靠枕,眼神失焦。

  牧沐疯狂回忆这段时间他跟秦煜城的交流。

  他跟秦煜城正面沟通的机会真的很少。

  秦煜城要上班,早出晚归,唯一固定的一点也就在家里吃个早饭,晚饭回不回来吃都不算稳定,更何况他俩餐桌上几乎不怎么讲话。

  秦煜城从头到尾都是一副“我就看着你表演”的冷漠态度,有的时候难得开口讲话,几乎字字句句都让牧沐绷紧了皮。

  但牧沐也明白,他是心虚,在心虚的人耳朵里,任何一个词句都像是来自他人的刺探。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我演不下去了》的书友还喜欢